܄

观数智库创始人涂子沛:政府也可以成为一个开放平台

【数据猿导读】 观数智库创始人涂子沛在第17届国际数字政府研究会议上发表了《政府可以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的主旨演讲。涂子沛表示,今天我们讲的政府数据开放,是在说如何把“原料”开放给用户;而未来政府的业务也应该开放

观数智库创始人涂子沛:政府也可以成为一个开放平台

平台的本质在于,用户可以通过它为其他用户提供服务或者解决方案。我们未来的政府应该成为这种样子——公民可以到政府平台上,为另外的公民提供服务或者解决方案。

以下文字根据观数智库创始人涂子沛在第17届国际数字政府研究会议上的主旨演讲《政府可以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整理而成:

上海市交委发布过一款名叫“上海停车”的APP,帮助用户寻找车位。开始反响很好,但用户很快发现,这款APP的车位数据不全,很多商业停车场的车位不在其中。用户向交委反映,交委也很为难:我们用手中既有的数据,只能做出这样的产品。

这是如今当我们向政府寻求公共产品时常见的遭遇。就像在自动贩卖机上买饮料,选项十分单调,你投个硬币进去,它吐一罐饮料出来,想要更多选择?抱歉,没有。

这样的政府只是一个“界面”,只能提供有限的套餐。但未来的政府应该是另一种样子——不仅能够提供套餐,还应该成为一个平台。就像一个开放厨房,在这个厨房中,用户既可以直接获取产品,又可以获取原料并自己加工,再提供给别的用户。

今天我们讲的政府数据开放,是在说如何把“原料”开放给用户;而未来政府的业务也应该开放。

平台的本质是用户可以互相服务

很少有人会认为百货商场或者出租车公司是一个平台,但很多人都会认同滴滴、优步、阿里巴巴、京东是一个平台。什么是平台?平台是一种经济现象,有个词叫做“平台经济”。平台的体量巨大,并且能够实现共享。百货商店的东西是有限的,但是在阿里巴巴、淘宝和京东上,产品是无限的,你想要什么都能找到,所以我们常说“万能的淘宝”。而在另一些平台上,全世界的房子、车子可以共享,全世界的商品也都可能共享。

平台的本质在于,用户可以通过它为其他用户提供服务或者解决方案。我们未来的政府应该成为这种样子——公民可以到政府平台上,为另外的公民提供服务或者解决方案。

平台具体怎样让公民参与到提供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中来呢?让我们用三个例子来说明。

让公民自己发现问题:旧金山311服务平台

以旧金山311投诉服务为例。在旧金山,每一个市民看到城市存在的问题,比如有人乱扔垃圾,有的地方交通堵塞,都可以随手拍下来,加上手机GPS定位数据一起提交给市政府。这些问题原本要靠政府的公务员去巡查发现,但311平台把发现问题的权利让给公民,让无数公民成为无数的传感器。

让公民自己解决问题:邮包窃案“众包”来破

另一个例子是通过平台来破案。在美国,收邮包不需要签字,即使你买一台笔记本电脑,邮递员也是丢在门口就走了。邮包一般不会有人捡,但也有例外,以下这个发生在硅谷的例子就是如此。

有人在一个叫nextdoor的平台上发帖说邮包被人捡走,马上就有人跟贴,说他看到一部保时捷卡宴,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出入过该小区,好像有人下来捡了邮包。接着又有人跟帖,说也看到这部车9点55分左右经过自家门口。还有人跟帖描绘出这部车的形态:“我在网上查阅过两百多辆卡宴车的图片,这一辆的配置非常少见。”很快,通过无数人在平台上贡献的线索,这辆车的车牌号就被确定了。车主的朋友在平台上看到,立刻打电话给他,说你还在开这部车吗?大家都在讨论这部车偷了邮包。车主接到电话之后第二天就去自首了。

大家可以试想,如果这个案子交到派出所来破的话得多费劲?很可能就破不了。今天的信息技术如此发达,我们更应该转换思路,应该考虑如何调动每一个公民的积极性,让每一个公民都来到这个平台之上,为全社会做贡献。

让公民自己分析问题:寻找纽约最差停车位

2014年11月,本·威零顿在TED上作了一场名为《如何找到纽约市最差的停车位》的演讲,讲的是怎么利用数据开放来为其他的公民或者市民提供公共服务。通过对政府公布的大量数据做整合,本·威零顿找出了许多“痛点”——纽约一天中什么时候交通最繁忙?纽约哪里的水最脏?纽约哪个路口交通事故最多?这类信息政府从未公布,但通过数据分析都能发现。

最后他找到了“纽约最差的停车位”。纽约很多消防栓旁边都有停车位,很多人就想当然地把车停在消防栓旁边。但某一个消防栓旁边,其实并没有车位,不能停车,每一个停在那里的人都收到了罚单——这一个“最差车位”,每年给纽约市政府带来五万五千美金的罚款收入!如此荒谬的事情是政府应该做的吗?这是另一种消极的钓鱼执法。所幸,这次演讲之后,纽约市政府很快反馈,立刻调整了这个停车位。

本·威零顿在演讲中总结道:“很多人认为公开数据让市民变成政府的监视者,并非如此,它让市民成为了政府的合作伙伴。”这就是数据分析的力量,政府开放数据的力量。公民站出来为其他公民提供服务,改变公共产品的供给方式。

数据联通是搭建平台的必由之路

那么,政府应该如何搭建这样一个平台呢?答案就是:要让数据开放和联通。政府可以成为一个开放平台,是“一个”而不是多个,“一个”意味着统一和联通。

中国人提到开放的时候往往想到对外开放,而数据开放应该首先是一种内开放,内开放也是政府数据开放的主要形式。第一是政府部门之间要开放,打破信息孤岛;第二是政府要向外开放,它的数据、业务,要跟整个互联网、整个社会对接起来。但我们今天看到,中国对内开放的程度远不如对外开放的程度。

跨窗口联通:水电气三表集抄

刚从美国回来时我租了一套房子,去办理水、电、气。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水、电、气各部门虽然在一起办公,但他们数据、业务根本没有联通,同一套资料要复印许多遍。我当时就有个疑问:为什么不能让所有窗口通办所有业务呢? 最近有一些城市在这方面有所创新,上海、扬州、重庆先后实行了水电气的“三表集抄”。不仅是一起抄,而且是自动抄。收费抄表的后台都联通了,为什么办理业务的前端不能联通?

如果政府是一个平台,各部门数据在平台上彼此联通,前端联通也就指日可待。

跨部门联通:拖欠罚款,年检难过!

杭州原来管乱停车是城管部门,但很多人被贴罚单后就是不去交钱,城管对此毫无办法。现在城管和交警部门的数据联通了,不交罚款的车辆,在交警部门过不了年检,连五年前的欠费都能查出来。

美国有非常类似的案例。数据一联通,美国人就发现,车祸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刑事案件最多的地方。于是他们采取了两个部门联合执勤的措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所以我们要有平台思维,如果有统一、联通的平台,政府很多业务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跨国联通:中意两国警察联合执勤

另外一个创新是中国警察在意大利联合执勤。意大利治安不好是有名的,很多中国游客失窃后,因为不会意大利语,难以求助。但现在中国派出警察在广场上协助意大利警察执勤,同时新闻中也说,意大利会派出警察来中国执勤。中国和意大利的警察执勤都可以联通,我国内部的数据为什么不能联通?为何我们对外开放力度那么大,我们对内开放却做不到同样程度?

政府应该成为一个平台,不仅仅是界面,而应该是界面加平台。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获得开放的数据,为自己、为他人,提供更好的公共产品和解决方案。

政府提供的是公共服务。孙中山先生说过,公共就是众人之事。众人之事众人来解,天经地义。


来源:涂子沛频道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相关精彩内容推荐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6/10/10]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6/09/26-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6/09/01-30]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04-11]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6/10/31-7]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6/11/01-6]

每周一本书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