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浮躁年代,于揚却钟情一个“老”字,一玩就是20年

【数据猿导读】 身为易观国际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的于揚,不但是一位跟刘强东、姚劲波等业内知名企业家都是“老熟人”的互联网老兵,被业内尊称为“老于”,更是“互联网+”的最早提出者

人心浮躁年代,于揚却钟情一个“老”字,一玩就是20年

来源:数据猿 作者:张艳飞

说起于揚,互联网圈的很多人都不陌生,甚至很熟悉。从业二十余年,又身为易观国际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的他,跟刘强东、姚劲波等业内知名企业家都是“老熟人”。

不过,除了跟很多大咖是老朋友以外,这位“互联网老兵”不管是在公开场合的演讲还是私下里的聊天,都给人一种老成、稳重的印象,所以,公司同事及圈内的人又称他为“老于”。

在业内,于揚更被冠以“资深互联网行业专家”的老师身份。不但是《商业价值》等杂志的编委及数家媒体的特约撰稿人,更是众多高等院校、创业孵化机构的导师,在他身上,似乎关于各种“老”的标签格外明显!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标签,使得他对行业的认知跟趋势的把握不但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总能一语中的,甚至一一应验,不但看的深更能看的远。他的朋友甚至调侃道:“可能就是因为他有一米八八的身高吧,所以才看的远”。

于揚曾在2007年提出过“互联网化”的概念,2012年提出了后来被“克强总理”助推后火遍中国的热词“互联网+”,2015年提出“拟人智能”,2016年又提出“数据是新能源”的理念。一次次热词的提出都如他以及背后的企业易观一样,为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也在传递着“老”的价值。

技术才是互联网下半场的唯一护城河

“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最早由美团点评CEO王兴提出,随后火遍整个互联网。

如果互联网上半场拼的是价格、速度、模式的话,那么下半场拼的又是什么呢?

在长沙大数据产业联盟发起仪式及易观长沙大数据研发中心启动仪式上,于揚指出,互联网下半场同样需要拼三个方面,但不同的是,这次要拼品质、拼耐力,更要拼技术:

第一,有品质的竞争者,才有可能把用户从别人手中抢过来;

第二,必须要有耐力,一家企业前100米跑得快,并不能代表后面5000米甚至是10000米也能一直保持高速发展,只有通过持续的运营,打磨产品品质,不断为用户提供高价值服务,才有可能生存下去并获得高速发展;

第三,今天早已不再是靠模式打天下的时代,这样的竞争门槛太低,复制性又强,只有技术才能形成唯一的护城河。

如果技术是互联网下半场企业的护城河,那么当下,人工智能、大数据不但是活跃在前台的行业热词,更是技术背后的护城河,不过正如于揚所说:“归根结底,大数据才是真正的护城河”。

“做好自己”才是最好的理念践行

在为行业出谋划策的同时,于揚也一直在自己企业身上践行着因为“老”而带来的前沿理念与趋势判断。

如果以前,多数人认为易观是一家第三方研究咨询公司的话,那么,现在的“新易观”已然是一家大数据分析云服务商,一家以产品跟技术驱动的企业。

不但有产品,更有“大数据

自2012年易观(前身为易观智库)成立以来,相继推出了易观千帆、易观方舟、易观万像等一系列基于大数据能力的拳头产品。截止2017年Q1,易观累计装机量覆盖了18.21亿,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4.42亿,累计监测178万款APP。

以易观千帆举例,可以监测产品/竞品运营数据,评估产品运营质量,跟踪产品用户转化,分析用户质量与价值,为企业提供数据资料,进而为企业决策提供参考。

从目前市场上共享单车OFO和摩拜两家企业的数据看,就会有更深刻的认知。2017年Q1,活跃用户量上始终呈大幅的上升趋势,其中ofo3月份活跃用户量为1148.03万,同比二月份上升135.73%,摩拜单车3月份活跃用户量为1321.07万,同比二月份上升83.15%。二者的数据变化一目了然,也可以看出用户的喜好侧重。

易观于揚_大数据_互联网老兵_大数据联盟-1

易观于揚_大数据_互联网老兵_大数据联盟-2

如此殷实的家底同样离不开一个“老”字积淀而来的实力。

从2000年成立易观国际集团算起,易观已走过17个年头。旗下易观商业解决方案,再加上如今的“新易观”,服务总客户数已超过1000家,客户数量庞大,而且数据量更是惊人。

如于揚所说:“如果从覆盖用户量的数据纬度看的话,易观目前已经是继‘BATJ’后的第五大互联网公司了”。

“人工智能替代人”已在易观发生

“如果现在大家还以为易观出品的分析报告是由分析师人力写出来的话,那我必须要在这里明确告诉你们,早已不再是这样了。”于揚非常自豪地告诉数据猿记者。

目前,易观绝大多数研究报告都来自于易观千帆、方舟、万像等大数据产品。用于揚的话说就是:“任何公司、任何人都可以利用易观的系列产品出一份分析报告,这已不再是易观特权”。

曾经的易观,主要依靠人力为行业及企业提供分析服务,分析师团队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员工规模。但后来,随着易观产品化与大数据能力的提高,分析师已从高峰时期的90多人减少到目前四十多的团队,“人工智能抢走人类饭碗”的情况正在易观身上发生。

虽然“替代”早已发生,但目前易观分析师仍是公司一支重要的生力军,在算法及模型建立方面继续发挥着机器无法替代的作用。

于揚一直有很强的危机意识,他认为:“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别人升级早,就会更早拥有‘机关枪’,到时候死的就会是自己,就会是易观。从情感上来说,虽然把老人清除出去会很心痛,但都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样的升级必须要做”。

大数据时代,企业拥有的数据量之庞大,已不再是传统以人为主体的企业所能处理应付的,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已是企业标配,这样的升级必须要做,这样的“机关枪”企业也必须要拥有。

大数据产业已向二三线城市下沉

“互联网+”概念的提出就是为拉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而“大数据+”的概念同样也是一脉相承。众多传统企业,尤其是制造业大都聚集在二三线城市,所以,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早已在惠州、南京等全国各地抢占“二三线红利”,谁都不想错过这一次由二三线城市引发的“风口”机遇。同样,于揚也不想错过,并且认为:“大数据产业已向二三线城市下沉”。

所以,易观不但作为组织发起方之一,成立了长沙大数据产业联盟,而且还设立了长沙研发中心,另一个研发中心就是易观大本营北京。

在于揚看来,长沙、武汉等都处于中南腹地,通过引进、内部孵化等方式都诞生过很多独角兽企业。产业转移的同时,也给当地高校的学生就业、人才回乡提供了基础条件,这也正是易观在长沙设立研发中心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次,在今年4月初,由长沙市政府办公厅印发的《长沙市加快发展大数据产业(2017­2020年)行动计划》中提出,2018年,长沙将持续建设完善互联网大数据科技产业园、中部中国联通IDC中心、长沙中兴软创、证通电子等大数据产业园,产业体系将初步形成。到2020年,行业规模达到500亿元时,还将培育和引进龙头企业20家以上、大数据相关企业300家以上。

不管是产业端的发展,还是政府配套政策与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无不在欢迎着“紧抓机遇”的弄潮儿们。于揚作为时刻紧跟时代步伐的“老兵”,岂能落下这班车?

在各行各业都急功近利、人心浮躁,并且患有“互联网焦虑症”、“大数据焦虑症”、“人工智能焦虑症”等各种症状的时候,能保持一颗冷静、沉着的心就显得格外难得,这就是身为互联网老兵的“老于”不同于其他从业者的可贵之处。甚至如于揚所说:“易观前两轮的融资到现在还没动过,就等发出致命一击,而不是被行业带跑,也到处撒钱”。(张艳飞)

来源:数据猿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HCR慧辰资讯黄鸣:扎根于行业应用的大数据DIP实践
HCR慧辰资讯黄鸣:扎根于行业应用的大数据DIP实践
张近东:大数据的开放共享远远不够
张近东:大数据的开放共享远远不够
医疗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在北京成立
医疗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在北京成立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7/07/27]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7/07/24-28]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7/07/24-28]

每周一本书

More>

第二届能源互联网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2017全球互联网经济大会
中国未来商业银行趋势峰会
第九届金融科技与支付创新2017年度盛会
2017年(第20届)北京科技交流学术月开幕式 人工智能与创新应用发展论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