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宜信CEO唐宁:有场景、有数据就要做金融,这种认识是片面的

【数据猿导读】 未来五到十年,一定不是越来越多的商家做金融;而是无论线上线下的商家,跟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企业越来越紧密合作

宜信CEO唐宁:有场景、有数据就要做金融,这种认识是片面的

未来五到十年,一定不是越来越多的商家做金融;而是无论线上线下的商家,跟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企业越来越紧密合作。

“这是我的一个根本判断”。

宜信集团CEO唐宁在宜人贷一周年的战略发布会上发表了上述观点,换言之,他认为“只要有场景、有数据的就要做金融”,这种认识是片面的。商家和金融科技企业、互联网金融、网贷企业深度合作的情况下,将各自的核心竞争力结合起来,才能产生1+1>3,1+1>10这样的效应,而不是商家都要去做金融,个别机构可能可以。

今年互联网金融经历了史上最严监管年,先后经历了专项整治和史上最严网贷新规,宜人贷的股价也在这一年内经历了跌宕起伏。

对于所谓的最严监管年,唐宁认为,对于优秀的企业而言,反而是机遇。当前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就相当于2001年左右的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有非常多的质疑、也面临着资本的冬天,但真正有实力坚持下来的企业会获得回报。

同时,2016年将会是一个分水岭。从此,网贷行业将从以合规为关注点到以信用风险管控业务质量为关注点。

在监管落地之前,行业和媒体,都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关注合规方面,讨论某个模式是否合法,某种做法是否有据可查等。但是随着细则落地,他感觉,整个行业开始进入下一阶段,行业的关注点就会开始转移,放在相关机构开展业务的质量、和整个行业的风控水平方面。

“到了明年的8月24号,应该彻底解决网贷模式的道德风险、合法合规问题,但是整个行业下一个五年、十年,会更为精彩。更为有意思或者有挑战的原因,就是说大家的目标焦点应该放在机构的业务质量、风控水平上。”

其中,他指出,从宜信、宜人贷的角度看待行业发展,在风控方面,数据的分享与互通是特别重要的。无论是央行的征信体系尽快建立,还是第三方信息共享平台,比如致诚信用发布的阿福共享平台,这些有利于解决一人多贷、多头负债问题。因此,下一阶段的一个应该被关注的一体,便是如何利用行业共建多赢的机制,实现信用数据、信用信息的分享、打通。

不过,“对于大数据的神化,我觉得可以休矣”。他认为,互联网数据,顶多只可用在一些涉及数百元交易的轻应用、或者自身的生态系统中。但如果要做真正的信用评分与判断,不可单独依赖互联网数据,必须要和传统的信用数据、违约欺诈数据等结合在一起。“这种认识对于网贷行业不断深入的认识,我希望在下一阶段,大家能够基于此,推动行业的发展。”

在行业长远发展的过程中,他相信有很多阶段性的一些所谓的时尚概念。但是根本来讲,他认为,对于金融而言,风险是它的核心。因此,行业要学习如何利用科技降低金融风险。

此外,未来五年、十年,风控不断完善,除了信用环境变得更好之外,他预见,一定会有更多的合作。正如开篇所说,一定不是商家越来越多的做金融,而是商家,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的商家,跟金融科技企业有更紧密的合作。

对于宜人贷而言,他觉得合作也是下一阶段的关键词,跟银行、金融科技平台、数据提供方、场景提供方去合作。未来五年,伴随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宜人贷将把金融服务延展至更多消费场景,预计在2020年实现年度交易规模达到千亿元级别。”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也指出未来宜信整体上市是它的发展方向,这样能让宜信接受公众监督,对宜信的长期发展是有好处的。目前规划五年内与资本市场对接,但具体情况要看实际变化。

附现场部分采访实录:

记者:今年年初的时候,咱们全国启动了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在监管背景下,你觉得咱们未来市场发展的最理想的方向是什么?

唐宁:我觉得几个认识和感受,一个是近期的整治应该说是非常适时的,对于整个行业发展来讲,为未来十年、二十年更大的发展,而且使得中国的金融科技、互联网金融创新不仅在量的方面,规模方面,而且在质的方面来讲持续地领先,我觉得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

像我刚才分享的,我觉得这样的市场阶段,就有点像01、02年的时候,互联网行业有这样的一个阶段性的调整。所以我觉得从业者的角度上认为是非常适时的一个调整。而且我觉得8月24号的网贷监管落地,应该说是对过去十年以来P2P网贷行业的创新实践的,应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认可。因为当时我和宜信的同事们在2006年发明这个模式的时候,当时就是一个想法,都不知道英国、美国有P2P,当时就叫个人对个人,后来才把P2P舶来,后来发展为网贷,现在官方名字叫网贷。我觉得从06年5月份到16年8月份,整个网贷创新模式走过了多么不平凡的一年,十年磨一剑,磨出了一个万亿规模的发展,是非常令业界自豪的,应该说是里程碑式的实践。

过程之中来讲,其实金融创新不能忘的是风险的存在,特别是科技也可以为坏人所用,那么所谓的这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怎么有稳健、理性、规范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这样一个调整期、整治期,我觉得是非常重要,非常适时的,对于未来行业的发展是充满信心,充满期待的。

记者:整个市场利率是下行的,整个平台收益率也是下降的。但是小微企业、个人获得贷款的成本还是很高,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唐宁:我觉得几个认识,一个认识是几个月前国务院的一次常务会议上,克强总理明确指出融资难、融资贵,首要的问题是融资难。如果资金根本不可获得,那它的成本是无穷大,根本没有可能获得资金的途径,可能来讲。所以首先要解决的是融资难的问题。

另一个层面上来讲,从社会诚信体系发展的阶段,从数据的质和量来讲,真正涉及个人和小微企业信用的评估,这种反欺诈、甄别,等等还有很高的这种门槛。

在未来我有这样的期待,也一定应该会能够去逐渐地降低。包括我在分享的时候跟大家讲,什么时候网贷机构和金融创新机构产生的大量的宝贵数据,能够进入到我们的征信体系之中。同时,能够让相关的金融创新机构、网贷机构,使用既有体系之中的数据,这如果能够实现就是一个巨大成本的降低。因为现在间接获取数据还要针对获取来的数据进行反欺诈等,造成的时间浪费、反欺诈相关损失,所要付出的成本等,加在一起都是巨大的。

所以我觉得随着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不断地发展,随着我们的客户画像越来越精准,举例来讲在美国如果想获取FICO Score评分680到710,你直接可以知道他们在哪里,直接可以面向他们发起邀约,多么精准。我的产品就对着这样的一群人发起邀约,我既不对评分更低的,又不对评分更高的,直接可以对接。

在中国我们一直试,说中国有没有这种客群细分的机制?我们的征信公司,我们的邮局体系,等等类似没有这样的客户画像。你要面向大量的信用人群,去进行这种评估、甄选,这个成本也是非常高的。所以我觉得,随着行业不断发展,相关的这些获客、风控、提供服务的这些成本也都会逐渐地去降低。这是另外一个认识。

还有一个认识,就是说其实我们也要考虑不同的用户场景,有的商机的捕捉,这种边际收益是非常高的,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来讲,之前他们吴敬琏老师在山西做过小额信贷的实践,挨家挨户问农户,你几百块钱,几千块钱来讲,带来了多大的边际收益?都是百分之百,百分之两百的边际收益,这是小额信贷非常有趣的一个特点。如果给农户一千块钱,一万块钱,他能够创造百分之百,百分之两百边际收益,但是如果给他一百万,一千万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边际收益。过去他没有任何这样的渠道,所以造成很多机会都丧失了,一点点钱帮助他建立信用,获取宝贵的商业机会,他能够创造的边际收益是巨大的。

 那么在现阶段给他提供服务可能会付出20%、30%,甚至更高的成本,他能不能够通过支付相关的资金成本让机构可持续呢?也是可以的。所以这个是小额信贷业务自身的一个特点,它跟银行的这种抵押担保的,面向大企业、大机构的,政府信用,我觉得是完全不同的。

最终我们会看到这种多层级的金融体系,不同的客户群的不同需求,为不同机构的不同产品所满足。就算是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整个社会诚信体系不断地完善,仍旧有这种风险较高、信用数据相对质量不那么高的人群会被以较高的成本来去满足,这个是客观存在的。

在这个过程之中,如何帮助他们建立信用,在他们未来能够逐渐地去有更翔实的,更科学的数据可以提供给这个体系,帮助他们自己去降低获取资金的成本,增加获取资金的额度,我觉得这也是一步一步走的过程。

记者:宜人贷上市一周年来讲,您觉得网贷行业自身包括市场环境的最大变化在哪儿?市场和网贷行业会不会不确定性的因素更多?宜人贷这边未来会怎么应对?

唐宁:刚才我也有跟大家的分享,我的认识是过去五年、十年来讲,很多我们的关注点,甚至是近期我们的关注点都是如何监管这个行业,它的合法合规性。我过去很多这种活动,大家都谈监管的难点,谁应该监管,怎么管,牌照还是各方面,很多的时间精力都花在这儿。

在大家共同努力之下,我们有了这样监管的落地,我们有了监管的框架。你真正一个平台来讲,我们说有三个主要风险,一个是平台的道德风险,之前咱们说有可能拿了钱有跑路了,平台的钱,客户的钱伙一伙,类似虚假借款人,这是一个风险。另外一个风险,通过过去大家努力,通过监管规则落地,以及未来一段时间,一年左右的时间大家的合法合规来讲,我期待着这样的一个阶段就会过去了。当然这个持续的监管,持续的合规是肯定的,但是这样一个主要阶段面临的挑战将会从合规解决道德风险到真正高质量的运营,能够去很好的服务借款人、出借人,特别是在风险管控方面来讲,要有更水平的风控,运营品质,做企业的水平,这个事来讲会越来越成为行业最重要的事。大家今后会感受到我们的关注点,大家谈的就是风控的技术、手段、数据共享,刚才咱们说机构间的共享与央行征信体系的共享,等等这些问题,我觉得可能会越来越占据咱们讨论的头条。所以我看这个行业,在这一年其实是一个分水岭,由解决合法合规问题,有解决监管问题,道德问题,到解决机构真正的运营品质问题。因为你合法合规的做网贷,也不见得能够把它做好,因为它涉及你真正得有本事把它搞好。

另外,在这样一个更加健康,更加规范的一个环境之中,对于行业领军企业,我的认识应该说是更好的发展机遇。过去噪音还是比较多的,也有很多的风险显现和不同的认识,随着行业不断地发展,这些成功的模式会越来越清晰。像我刚才提到的这种合作的模式,之前是说到底是多数一个所谓的场景商家来讲,它可以给它的客户、用户提供金融服务,那是自己做还是通过合作?过去还是纠结的,而且很多的一度来讲还不是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吗?互联网公司不做金融好像差点事,就非得做金融。但是我觉得面向未来不是这样的,无论线上商家,线下商家来讲,要通过合作方式做金融。这个也是大势所趋,我的意思是行业逐渐地变得清晰了。

记者:唐总,宜人贷上市给国内的网贷行业进入资本市场开辟了一条道路,你是如何看待目前国内行业的监管形势?以及行业转型洗牌等各种趋势,对平台上市有哪些影响?未来的趋势如何?

唐宁:我觉得如果展望一下,未来相应的金融科技创新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市发展来讲一定是有机会的,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境外还是境内来讲,都应该是机会越来越多。当然现阶段来讲有一些客观的原因,境内的金融科技的上市,我理解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从资本对接上来讲,跟这些资本市场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对接,给这个企业带上一些紧箍咒,像李老师讲的是非常好的事,我同意李老师讲的。特别是跟金融相关的更加透明,更加接受公共监督,多一些让自己和团队不太舒服的一些东西,可能长线上来讲反而更好。所以我觉得是好的的方向,像一些投资者,理财者来讲,他在看一些网贷平台的时候,像一个约定俗成的标准,他也就看是不是有一些知名的风险投资机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支持,或者是不是上市,当然现在上市的还比较少。我觉得它本身也会有这样的一个从治理、管理,等等这方面的优势吧。

记者:唐总,在宜信整个大集团来看,宜人贷上市是第一步,那接下来咱们在财富管理和普惠金融的打算是怎样的?

唐宁:当时说2015到2020五年规划,希望在五年规划之中实现整体的跟资本市场对接,当时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现在应该说还是属于早期,我们继续努力翔实吧,有任何消息跟大家更多的交流。

记者:我补充一下,您的想法是宜信的母公司上市,还是把单分出去?

唐宁:我们五年计划是整体的规划,是不是会有计划赶不上变化,会有很多的创新的可能,我觉得作为创新者来讲也要有实时的敏感,但是从方向性上来讲,作为宜信本身成为一家受公众监督的公司,我觉得对于它的长期发展是有好处的。所以这是我们必然的一个方向。

记者:宜信过去宜人贷一年上市的经验,能不能给国内上市的企业一些自己的体会?比如说在选择资本市场上,可能在国内资本市场存在哪些挑战?去美国可能会面临哪些方面的问题,是他们必须做好思考和准备的?

唐宁:我理解好像在国内上市是不是排队得挺长时间,最近有越来越多的改革,但这似乎还是一个考量。另外来讲,我理解对于金融创新这方面来讲还是有一些阻碍,对于它在国内跟资本市场对接。像我之前了解到的一些上市公司跟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深度合作,也就没有进行下去。那么从国际资本市场来讲,我们经历的其实对于组织的要求还是挺高的,无论是会计师、律师、审计师,还有投行,等等,它对于企业的方方面面来讲应该说是掰开揉碎的做尽职调查。机构投资人对企业的战略、运营、财务数字,未来发展抠的都比较细。对于中国的大环境,对于金融创新的中环境来讲,网贷的小环境,等等,我觉得也还都是要去进行进一步的沟通的。我们当时其实感觉对于中国的金融创新的理解来讲,还是要有挺多的沟通地方。所以我觉得这些可能对于其他机构来讲的话,也都是一个需要考虑的一个方面吧。

但的确是成为一个上市公司来讲,我觉得还是有成本的。头上戴上紧箍咒了,你的信息披露,你的合规,等等来讲要高很多。长线一定是好事情,短期会不会反而让企业把很多的时间精力都放在跟上市相关,反而业务方面重视不够,我觉得也可能是一个短期上,甚至对业务有一些负面影响的。

记者:宜人贷的对标公司之一Lending club,近年以来出现了很多波折,您咱们看待这个现象?是不是在网贷这个事情在中美不同的市场,会有不同的发展路径?

唐宁:我觉得中国、美国不仅是网贷,金融科技的行业,它的动因也有不太一样的地方。整体上来讲,美国的金融环境、金融市场还是相对更先进,例如信用体系更加完善,相对一些创新的,对于既有的这些格局、机构、客户来讲,它的增值应该说是比较锦上添花的。但是在中国来讲,网贷也好,其他一些金融科技的领域也好,应该是雪中送炭的,过去就没有相应的这些产品和服务。所以我觉得这是为什么也说中国的金融科技市场比美国来得大,是因为过去有很多的需求也没有得到满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不在一个相同的环境之中去比。

具体到美国前半年Lending club发生的有它个案的问题,但是整体上美国网贷行业发生的一些问题,主要还是跟去年年底、今年上半年对冲基金领域出现的一些问题是相关的。对冲基金由于黑天鹅,刚才说飞的比较多,所以对冲基金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业绩都不像原来那么好,所以面临着比较大的退出压力,所以它别的地方做的不好就从网贷这块把钱抽走了,一抽走网贷行业本来很好,但是没有更多的资金发展了。国外的网贷平台,大家知道跟中国不太一样的,它那边机构占比是比较大的,机构的钱来得比较快,比较多,所以个人占比相对比较小了。机构它一出事,一撤出,一下子就有不平衡,所以产生了一些问题。它不是什么道德风险,也不是借款人信用方面的一些风险,更多的是在资金层面上,资金端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个在中国应该还好,中国现在还是以个人为主,同时也有一些机构在其中越来越积极的去参与。而对中国的网贷行业来讲,刚才咱们也讨论过,我觉得过去一段时间,包括今年可能大家的主要时间精力是放在合法合规监管层面上,未来当然持续会有监管的话题关注,但是更多的我认为会是在企业、机构的运营水平,开展业务的水平、风控,等等,利用科技的水平,这些方面。真刀真枪的要做业务的这方面,大家的关注会越来越多。

记者:关于智能投顾,宜信也有,发现里面很多是投资海外财务标的,现在智能投顾有两个监管环境,一个是证监会还是比较强势的,之前也发过一个声明。第二点现在国家对于资本外流卡的特别严,请教您在这种环境下宜信怎么看待投顾问题。

唐宁:您提到的智能投顾,我觉得谈到智能投顾还是要放到行业管理的大环境当中。智能投顾是管理的一种形式,最合适的人群是中产阶层,大众富裕阶层,有十几万、几十万,一两百万做资产配置的,而并不是有几百、几千的群体,多赚几个包子。但是他又不是高净值人群,只能利用科技的方式。资产配置、财富管理对于整个中国的无论是理财者也好,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都是非常重要的。当理财者变得非常理性的时候,整个市场就不折腾,就少了一份投机,就没有人看这个股下周是啥样,下下周是啥样,而是一周年之后如何。

如果谈到投资来讲,美国对于一年之内和一年以上的买卖股票的税率都是不一样的,一年之上的才算投资,没两天就买卖其实算不上投资。我觉得智能投顾通过科技的方式,让这些中产阶层,大众富裕阶层能够做好资产配置,我觉得是非常非常有这种社会意义的事情。所以在中国我也非常看好,一定会有前景,在美国也是如此。

您刚才提到从资产配置的资产组合如何搭建,中国的很多顶层资产相对不是非常丰富,成本也相对要高一些。不像海外的很多ETF来讲,它成本比较低,流动性非常强,能够代表世界各大类的主要资产,所以我觉得作为第一期来讲,是基于他们作为这样一种原材料,机器人帮助客户去生成这样组合。与此同时,我们也在研发人民币的解决方案,2017年应该有这种人民币的资产组合,机器人可以去推荐给我们的理财者。现在还在研发之中。

我觉得从我们的定位上来讲,我们就是一个顾问,给理财者提供这种建议,并不去从事其他的品类,也不接触投资者的资金。我觉得把握好这种合法合规,利国利民的定位。从智能投顾来讲,应该处于八、九年前的网贷行业,大概属于06、07、08年的时候早期。可能比网贷发展的快一些,但是仍旧处于很早期,我觉得可以给创新留一些空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可能更好一些。


来源:36kr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大数据投融资周报(4月5日——4月7日,共9起)
大数据投融资周报(4月5日——4月7日,共9起)
大数据周周看:今日头条近10亿美元融资入账,Adobe推出体验云平台Experience Cloud
大数据周周看:今日头条近10亿美元融资入账,Adobe推出体验云...
【独家首发】数之联完成A轮数千万元融资,大数据分析挖掘领跑者获资本青睐
【独家首发】数之联完成A轮数千万元融资,大数据分析挖掘领跑...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6/10/10]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6/09/26-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6/09/01-30]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28-2]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6/11/29-6]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6/12/06-13]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