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和科学的奇妙结合:虚拟现实技术能拯救大数据吗?

【数据猿导读】 大数据已死?在几乎每个人都对大数据赞不绝口的时代,畅销书《HTML5开发:入门指南》的作者Jason Pfaff却大胆地提出质疑,认为人们会因为对现有大数据技术的过度依赖而使大数据发展停滞不前

艺术和科学的奇妙结合:虚拟现实技术能拯救大数据吗?

大数据已死?在几乎每个人都对大数据赞不绝口的时代,畅销书《HTML5开发:入门指南》的作者Jason Pfaff却大胆地提出质疑,认为人们会因为对现有大数据技术的过度依赖而使大数据发展停滞不前。

然而,虚拟现实技术的成熟开始让这一切慢慢改变。他认为,那些拥有科学和艺术天赋的人,会成为未来变革的领导者。

大数据已死?

“大数据”目前的发展似乎有些停滞。用谷歌去搜一下“大数据时代已死”,会得到许多相关内容。

“大数据”刚起步时是个高大上的概念,因为它能捕获我们在数字化的生态系统中的一切活动痕迹,并将这些痕迹作为数据点,通过放入模型中得到洞察。然而后来“大数据”成了关乎每个普通人的运动。似乎一夜之间“数据科学家”已变得随处可见,成为了当时的热门职位。

但是在“大数据”的热潮后,它以前的美好愿景却变成了IT硬件和软件商得并购狂潮。“数据科学家”们加入这些传统公司,用高管们甚至都一无所知的一些技术去管理新团队或部门。当来年的战略研讨被放上日程时,像“回归”和“Hadoop”这类得词汇会在会议室经常听见。

我们曾告诉自己数据是理想乡。我们只用坐在板凳上,用我们的脑袋辗转一些数字,解决办法就会油然而生。我们甚至可以让“决策”自动生成,这就使我们拥有更多的时间去数我们通过这赚来的钞票。

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一切只是所谓的美梦。

当然,也不全是这样。我们知道到还是发生了某些程度的变化。我们仍然能看到一些关于Netflix和Google那些人的文章,他们基于数据做出了一些让我们只能红眼却力不从心的事。更让我们嫉妒的是,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在嫉妒他们什么。反观我们。我们通过数据做出了我们自己都难以看懂和理解的东西。然而,我们越努力地可视化,结果和图形就会越复杂,尽管他们看起来很炫。

究其过往,我是数据乐观又坚定的信仰者。那的确是一片新的富矿。这个难得的机会就出现在你眼前,太好舍不得错过。抛开过去几年对“大数据”过度的炒作不谈,我们的数字世界确确实实在每分每秒产生了难以估量的数据,我们会让世界上一些最聪明得人花上大量时间去研究它,使我们能对这个世界有更清晰的了解。我们提取、争辩、清洗、分析、碾碎、关联、可视化这些数据,目的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有价值的洞察,能推动商业进一步向前发展。我们跟踪点击率、销售量、下载量、观看次数……一切我们能追踪的。那些数据能为我们展现出一个丰富的、多维的视角,关于我们在自然世界生活得方方面面。

至今,我同样也知道我们迫使数据科学家们在一个基础、扁平且二维的世界里工作。他们在显示器前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那确实是他们工作得地方。我们拥有运转迅速的、复杂得末端系统,并将其与前端系统相呼应,这个系统很像冷战时期的50’s和60’s的显示屏。

虚拟现实技术:艺术和科学的奇妙结合

这些就是那个时候的样子,直到现在一切都变了。虚拟现实技术的出现拥有帮助我们构造我们能行走、沟通、工作的数据环境的潜力。我们可以解开数据科学家们的枷锁,让他们工作在一个拥有能接触到更深层次数据的潜力的环境。完全沉浸、虚拟的却又是真实的数据环境的年代已经到来。现代的虚拟现实显示技术能让我们受到在全360度和三维空间下的海量数据的冲击。最终,这个革命会使我们拥有更多活跃的数据,以至产生更多具有可执行性的洞察。唯一的挑战就是,让这种技术所具有的魔力真正变成令人惊叹的分析和商业回报。事实上,提升商业回报要比技术挑战要难得多。

直白得讲,将一种尖端技术推行下来是一个既复杂又痛苦的过程。这很像一个人在荒野中行进。与此同时,如果你能够将大数据与3D动画在技术的层面结合,那么这个过程就会非常简单。借助现代的游戏引擎,如Unreal和Unity,传统上的游戏开发将平台化,但是他们仍然会为3D动画提供集成点和开发接口,然后它们面临的许多挑战就与其他的又大又复杂的数据可视化和技术项目所遇到的类似了。

去完成这个项目就是艺术和科学的奇妙结合,就如同现代版的文艺复兴,能够追溯到很早以前,像达芬奇一样将物理学、数学、科学、设计、解剖学和艺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精度结合起来。

Masters of Pie的勇敢尝试:用艺术与科技辅助决策

幸运的是,我们的时代有一些人能直面这些挑战。Masters of Pie坐落在伦敦,致力于召集那些将尖端科技用在非常有意义的地方的的艺术家和开发人员。当这些人被选中去去解决大数据VR问题后,他们会在Lumacode组成一个叫LumaPie的队合作,这是一个Wellcome Trust 和Epic Games下的合作组织。

为了比赛,Masters of Pie所用的数据从ALSPAC的“90后的孩子”这个项目中而来。Masters of Pie解释到,这个调查追踪了14000位生于90年代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和他们的子嗣,追踪时间直至到70岁。这些数据是一个巨大的特征集合,包括社会经济地位之类的人口要素,但是同时也会包括日常的数据点,如一日三餐、健康,甚至包括尿检和血检。

在数据加载后,挑战既简单又复杂。他们需要尽可能从最基本的层次去了解孩子们的生活。然后,他们还将使用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可视化工具---虚拟现实技术。当然,他们在Lumacode的朋友们会向他们提供额外的技术支持,然后他们可以放心去工作了。

尽管很多人不肯承认,数据在大多数地方可能会以Excel和条形图的形式呈现。最后,数据会用来重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活动。它是分层的、丰富的,有深度和意义的。然而至今,不管我们的系统能够多么高效地抓取和清理数据,我们都会将其以条形图的形式呈现在PowerPoint上。因此,需要强调的是,像Masters of Pie那群人会展示给我们另一种更佳的表现可视化数据的方法。

现在的时代需要现代的艺术和科学来帮助决策者们。然而,人们还一直称PowerPoint为艺术,这在我看来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期望和光鲜下,现代的VR仍然有许多的局限。对于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来说,我们会经常提到大量的数据。建立一个可观察的环境可以说是一个挑战,而这就是Masters of Pie这群人想挑战的地方。

现今大多数VR的用户界面都不同程度地依赖“眼球追踪”技术,即用户所注视的点会输入进VR设备。Masters of Pie研发出一套叫“数据剥离”的系统,通过眼球追踪控制的表层,来使追踪的眼球激发更深层级的次级信息。这个系统的制造对于用户来说更加容易管理和控制,让他们能够在视野中过滤掉一些不需要的信息。另外一个创新点,目的是想普及到更广阔的用户,是“雷蛇3D鼠标”。当在各种3D空间中使用这个鼠标时,他们对这个鼠标的敏捷度和准确度大加赞赏。

我们所做的事中最具里程意义的,就是我们做到了使显示技术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哇”、“天啊”,而是其他更有意义的层面。我们认为,这个项目需要有一个结论,这也是其他每个项目从开始就得贯彻的思想。

就像我之前所说,我是相信“大数据”的。我过去在教育行业已经和最大的数据集打过好多年的交道了,而且我认为我很幸运能成为团队中的一员实现有意义的洞察和创新。当数据的规模越来越大时,其实我们的机会也在变多。我非常地坚信,数据会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炒作和过高的期望。但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我们最终会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少许生活在现代的“达芬奇”们,他们能直面这些困难,带给我们配得上当今科技发展的艺术。

毕竟,如果我没有把我过高的期望加进来的话,这将不是一篇关于大数据和VR的文章。


来源:51CTO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大数据投融资周报(4月5日——4月7日,共9起)
大数据投融资周报(4月5日——4月7日,共9起)
大数据周周看:今日头条近10亿美元融资入账,Adobe推出体验云平台Experience Cloud
大数据周周看:今日头条近10亿美元融资入账,Adobe推出体验云...
【独家首发】数之联完成A轮数千万元融资,大数据分析挖掘领跑者获资本青睐
【独家首发】数之联完成A轮数千万元融资,大数据分析挖掘领跑...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6/10/10]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6/09/26-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6/09/01-30]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28-2]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6/11/29-6]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6/12/06-13]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