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I破获15年悬案,下次AI挑战的可能是福尔摩斯了

【数据猿导读】 如果说,一年前,人类还在为李世石输给了阿尔法狗而捶胸顿足;今天,当阿尔法狗的升级版要挑战柯洁时,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柯洁能赢了。人们已经开始相信,甚至习惯,在一些垂直领域,人工智能比人类做得更好,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

AI破获15年悬案,下次AI挑战的可能是福尔摩斯了

如果说,一年前,人类还在为李世石输给了阿尔法狗而捶胸顿足;今天,当阿尔法狗的升级版要挑战柯洁时,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柯洁能赢了。

人们已经开始相信,甚至习惯,在一些垂直领域,人工智能比人类做得更好,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

可是如今,人工智能要挑战的,可能是福尔摩斯了。在入侵了围棋、德扑、人脸识别、医疗、金融等领域之后,人工智能现在要来帮警方破案了。

在《神探夏洛克》中,卷福宝宝为了抚平失去玛丽的伤痛,没日没夜地工作,很多时候,只需要借助委托人传过来的视频、图像等资料,就可以轻松破案,甚至不需要去现场。这样的事,好像AI也能做到了。

人工智能版的福尔摩斯

据《科技日报》,智器云公司有一款机器人福尔摩斯,就帮广西警方破获了一起15年前的悬疑命案。虽然不能透露具体案情,但创始人王海波解释了人工智能的基本思路:

没有血迹说明是第二现场,尸体在一个胡同里代表汽车进不来,可能是三轮车、自行车、电动车带进来的,而且表示罪犯熟悉这个地方;第一现场附近用水的数据会有重大变化,因为罪犯要用大量水去冲淡血迹。

他解释,由于凶杀案地点是个闹市区,经过的人太多了,所以没有办法统计。“通过我们的工具分析关联关系、时间关系、空间关系,再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分析,就可能破案。”王海波说,“我们想找这样一个人,他不经常出现在此处,但他也不是出差者。在人工智能平台上,就可以把这个规律找出来,一天之内,我们就帮警方确定一些嫌疑人。警方有方向后再去调查,就破了案。”

正如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和营销领域的应用一样,其擅长处理庞大的数据,并通过海量的行为数据中找出规律或异常,这跟金融领域中通过账户行为反欺诈也略相似。

王海波说,AI曾经破了一件涉案金额巨大的逃税案。因为涉案的数据十几万条,几千个账户,处理起来很庞杂,所以经过了一年还没破案,但在AI的帮助下,一天就把主要线索拎了出来,并将涉案金额从开始认为的20多个亿深挖到60多个亿。一件让海关头疼的证据复杂的成品油走私案,也在几个小时内就被AI梳理清楚。

他说,AI还用来分析找到小偷,因为扒窃者的交通轨迹跟上班族不同;还可以通过阅读红楼梦,然后将人物关系图谱画出来。

此外,神州泰岳的公安案情分析系统,做的事情也有点类似。据中国网报道,这个系统利用人工智能领域的自然语言语义分析技术,对公安案件信息系统中“简要案情”、“回访记录”、“现勘记录”、“讯问笔录”、“询问笔录”等特征信息分析进行提取,为情报部门、侦查部门提供案件侦破的支持,降低警力支出。

人工智能反欺诈的鼻祖:神秘的Palantir

上面说的,听起来似乎有点高大上,但其实很早之前,美国就已经有公司开始应用类似的技术来做反欺诈,只是在人工智能这个概念火起来之前,其不被称为人工智能,而更多被成为大数据。36氪曾经报道过的Palantir,就是这个领域的鼻祖。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某谍战大片里,CIA或者FBI的工作人员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打进一堆东西,就能发现作案人员。再借用一位知乎作者何明科举的栗子:911之后,Stanford的几位教授利用海量公开数据,利用计算机建立人物关系的网络,最后锁定了一堆疑似人物,然后公开发布,结果CIA等部门大为震惊,因为教授们的结果与CIA花人力大量侦查和审讯的结果很近似。

Palantir做的就是上面说的那么高端的事。笼统来说,就是通过大数据分析回答问题:通过收集大量数据,帮助非科技用户发现关键却又不太明显的联系,从而事先发现端倪,或者找到复杂问题的答案。

这家数据公司主要面向政府和金融机构等客户,主要提供的是基于大数据挖掘的反欺诈(甚至反恐)服务。它最早期的投资人是美国中情局旗下的In-Q-Tel基金,因此,据公开资料显示,其初期的政府业务占比高达70%。据华创证券研报,其客户包括美国国防部、CIA、FBI、陆海空三军、纽约和洛杉矶警察局服务。因为从事服务的敏感性,Palantir一直很低调,几乎所有媒体提到PalantirTechnologies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用了“神秘”这个词。

利用AI定位逃犯,这不是好莱坞大片吗

在谍影重重5中,马特达蒙饰演的男主,无论逃亡到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会被美国中情局的人监测到。这种好莱坞大片中的酷炫技术,已经有中国公司开始在努力。

格灵深瞳公司创始人赵勇,就曾经分享过,他认为,甘肃省白银市的连环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从1988年到2002年期间作案多次,却一直没有落网,跟整个社会没有摄像头有关。如此一来留下的线索太少。

到了后来,城市的监控摄像头的网络逐步建立,有了大量的数据,据说北京,用于安全监控的摄像头数量超过两百万个,每一个摄像头都在24小时不停录制图像,这就意味着每一天都会录制两百多万天的图像,折算一下,总时长超过五千年。但问题是,捕获的数据量太大了,凭借人眼检索成本太高、效率却很低。

如果用机器视觉去直接分析录像资料,几千万人中找出目标面孔,这样就可以大大节省成本提高效率,通过人眼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找出来,计算机可以在一秒钟以内做到。今天,中国大约有50万逃犯在逃,人眼没有办法时刻监测这些人在哪,但计算机视觉技术可以投入到这个领域。

旷视科技的人脸识别技术,就已经在20多个省、市落地并试点,协助警方成功抓捕逃犯的案例有500多起。公司对外合作总监谢忆楠说,今年无锡市公安局依托动态人脸识别系统抓获一名在逃人员,成为无锡市首例利用动态视频,且在一定开放空间下开展人脸识别比对并破获的案件,“这次识别和抓捕仅用了25分钟。”

好了,下一个因为人工智能出现而要转行的,可能是侦探了。


来源:36kr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美国大数据行业究竟什么样? 我们带你一探究竟
美国大数据行业究竟什么样? 我们带你一探究竟
数之联CTO方育柯:大数据时代下的传统制造业
数之联CTO方育柯:大数据时代下的传统制造业
明略数据工业大数据专家葛利鹏:大数据驱动的工业人工智能初探
明略数据工业大数据专家葛利鹏:大数据驱动的工业人工智能初探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7/04/11]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7/04/03-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7/04/03-7]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28-2]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7/04/03-10]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7/04/04-11]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