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狼人杀”混战2.0:手游、网红、资本,谁才是超级大赢家?

【数据猿导读】 社交游戏、视频社交,这些最近被热议的关键词都来自于狼人杀手游的火爆。甚至有人说,狼人杀是2017年第一个投资风口

“狼人杀”混战2.0:手游、网红、资本,谁才是超级大赢家?

又是狼人杀。

这个媒体和投资人口中的高频词你可能听过很多次。但这一次,我们不再谈这个游戏怎么由综艺节目传导到手机游戏,游戏公司一个月完成两轮融资,它到底是游戏还是社交……

这个市场变化太快了!

一个月前,“天天狼人杀““狼人杀”等手游还沉浸在占领了蓝海市场的喜悦中,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抢夺资源,铺开渠道推广。

娱乐资本论独家获悉,“天天狼人杀”已经吸纳知名主播JY作为股东;狼人杀主题的几档综艺冠名,也被手游厂商瓜分,厂商们甚至还要推自制节目;

一个月前还是偏居一隅的桌游吧,现在宣传要“开遍全球”;据说这些高端桌游吧里,富N代频繁出没,投资人扎堆,还有创业者在杀人局里给投资人递名片、投BP;

一个月前我们认识的主播可能还是JY、囚徒,但现在连北大的学霸们都做了自己的狼人杀真人秀节目《Pkiller》……

这个多方角力的市场很精彩,本身就像极了一场扑朔迷离的“狼人杀”。

作为在2017泛娱乐投资的第一个“小风口”,有人疯狂收割红利,也有人观望保守,有人洞悉先机,但不知道谁能活到最后。他们是谁?

这一次,娱乐资本论带你做一回“上帝”,看清楚他们的底牌。

营销拉锯战已经拉开,谁是真正的预言家?

可以查验任意玩家身份,最先知道场上的局势。狼人杀手游app无疑是最先抢占市场的“预言家”,但大家争着悍跳,谁能留到最后还是未知数。——预言家

社交游戏、视频社交,这些最近被热议的关键词都来自于狼人杀手游的火爆。甚至有人说,狼人杀是2017年第一个投资风口。“狼人杀”手游获得青松数百万A轮融资并在两周后又敲定了下一轮、“天天狼人杀”的第一轮融资也即将完成,关于他们的,都是年轻团队创业,然后做出上线两个月日活数十万游戏的励志故事。

如今,市面上还涌现出“狼人杀online”、“手狼”等数十款类似的游戏,甚至在微信上都有人开发出“狼人杀卡牌”等小程序,功能简单、设计粗粝,每天竟然也有数千人次的访问数。

如果说这几款手游之前的爆红都是因为不小心驶入了一个蓝海市场,全靠口碑“裸打”杀入市场,那么现在,这个行业已经进入2.0时代,平台之间开始拼资源、拼投放的拉锯战已经开始。

就像像预言家竞选上警时一样激烈,他们都希望抢得市场上最多数人的“支持票”。

他们首先的策略都是绑定游戏直播平台、游戏主播。这其中走得最快的还是“狼人杀”和“天天狼人杀”,他们和斗鱼、虎牙、熊猫TV等直播平台合作,在平台上开设直播专区、公开招募主播、做自制节目,以各种方式划定势力范围。

这个市场已经打开,以营销推广换用户,可能是最快捷的途径。

“天天狼人杀”绑定了JY,而且据娱乐资本论获得的独家消息,JY已经成为这家公司的股东之一。因此在JYClub、JY个人的日常直播里,里随处可见天天狼人杀的logo,而天天狼人杀app中也开设了JY的直播专区。

“手狼”最近签约了“国服第一遗言”大主播囚徒当代言人,但除了拍拍宣传照也没有太多运营,有点大材小用。

《lyingman》第六季回归,这一次手游“狼人杀”成为了合作方,虽然有指间、桃子、毕游侠等高配主播撑场,但是首期节目观看人数仅85025人,与“天天狼人杀”冠名、熊猫TV制作的《pandakill》已经相去甚远。但是,对于“狼人杀”来说,这可能是与前者抗衡的唯一选择。

除了绑定大主播和头部内容,游戏厂商也在孵化自己的主播资源,他们都分别在虎牙、斗鱼等平台上设立直播专区。此外,还开展“主播招募活动”,公开寻找会玩狼人杀,颜值高综艺感强的主播,名列前茅者不仅能够获得500-2000元不等的奖金和众多游戏道具,还有机会成为游戏公司的“签约主播”。

有了“签约主播”,游戏厂商在直播平台上就有了固定的内容产出,有了KOL,有了粉丝,也可以导流到游戏上,逻辑链条成立。甚至以后还可能有开发出艺人经纪的业务。

“天天狼人杀”与虎牙推出的《谁是狼王》,与斗鱼推出的《鱼乐狼人杀》等网综节目,则是为这些主播以及自己的产品,创造了另一种内容出口。据了解,参与这些节目的主播大部分也是在微博上拥有数十份粉丝的红人,游戏的影响力有望向更多新用户拓展。

3月14日,“天天狼人杀”上线了安卓版,对不少粉丝来说已经等了两个多月。可惜,游戏现在还有各种像黑麦、机型不适配等问题,惹得粉丝纷纷@腾讯爸爸做一个新游戏。这个现象也很有意思,说明纵使市场已经有数十款游戏,但是用户的需求还没有得到充分满足。

但归根到底,拼资源、拼渠道、拼用户体验,到最后拼的还是流水和用户量。

很有趣的一点是,自称“青松基金天使/VC”的知乎用户“renking”回答投资“狼人杀”手游的原因时提到:

“对于投资人而言,不会玩游戏也是可以投资游戏的,我们看的是数据。我们为什么投资狼人杀,因为狼人杀的数据,宛如当年的映客。所以即使青松不懂游戏、不懂社交,但是当我们抬头看到这个数据,我们当天就给了offer,三天内完成了付款”。

这就是投资人盘的逻辑。想想看,投资人还挺像狼人杀里面的“女巫牌”的,对于像手游“狼人杀”这样的小团队来说,拿到了融资,相当于拿到了女巫手中的“解药”,可以安然无恙度继续留在市场的竞技场上。而遭到投资人的“拒绝”很可能就是吃下一瓶“毒药”,无缘下一轮。

在这局“游戏”中,最终可能不会只剩下一个“预言家”,但是留给所有选手的机会也显然不多了,因为单就游戏模式来看,它并没有为开发商提供太多做出差异化的空间。

疯狂收割,多维变现,他是唯一的“狼人”

狼人杀游戏中的核心角色,刀死好人为胜。在游戏中,狼人需要尽量博取场上好人的信任。JY戴士,坐拥数百万粉丝的“国服第一狼王”,在这一局中似乎抢到了所有玩家的“支持票”。——狼人

如果说整个因狼人杀兴起的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多方角力的“大混战”的话,JY无疑是一头“明狼”,在这一局中,他打得干脆、彪悍、野心勃勃。

“狼人杀”玩得好的玩家有很多,但是像JY一样把它当做生意的“流量入口”,把个人IP转化为直播、电商、线下桌游吧等多种变现方式的人,可能还没有第二个。

4月1日他发了一条微博,“我要把JYC开遍全球,谁也别拦我!”微博配图是他新代言的手游海报,这个游戏原本跟狼人杀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海报上给JY的头衔却是“国服第一狼王”,可见这个身份给他的身价加码不少。

另外,最近他也把自己的身份从“英雄联盟知名解说”改成了“JYC创始人”,出席了阿里文娱短视频战略发布会。

JYC是他经营的狼人杀主题桌游吧“JYclub”的简称,3月12日,“JYclub”上海店开业,据《腾讯科技》报道,该店开业第一天就做了100万营业额。

作为剪彩仪式之一,JY还请来了许多圈中好友,比如囚徒、小苍、Faker等北京、上海两地的电竞明星打了一场“京沪大战”,这场被称为超高配的局引来数百万粉丝围观,上了微博热搜,知乎、微博问答等平台瞬间又涌现出一批如“如何评价JYCLUB2017.3.12京沪大战?”的问题,这是在圈中典型的“复盘”文化。

整个“狼人杀”的风口基本上就是靠直播、综艺节目带起来,而这些电竞主播毫无疑问就是始作俑者。在许多自称“高配”、“专业”的玩家心目中,他们是学习、模仿和赶超的坐标和偶像,这意味着,有主播的地方就有流量。“JYclub”无疑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生意。

上海店是“JYclub”的第二家分店,第一家在北京的亦庄,其长年高居大众点评的狼人杀桌游吧“人气”排行前3。做不到第一名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价格贵。

35元/小时的价格,对比很多30元玩一晚上、10元饮料低消不限时的小桌游吧来说,更像是“奢侈品”。对于许多喜欢一局连一局酣战的玩家来说,每次到“JYclub”的消费都要在150元以上。

“JYclub”确实有意做得轻奢,顾客要办会员卡,200元起充值,并时常搞充5000送1000等活动。会员每玩一局都有积分,积分越高,技术“阶位”越高,费用的折扣优惠越大。

但顾客可能会感觉到物有所值。毕竟店里的“法官”选的都是颜值超高身材好的帅哥美女,场地的装潢和道具精致,还会有主播签名卡牌、主播偶尔还会到场和会员一起玩,演员刘昊然造访等营销点。

还有线上直播。“JYclub”每天都会在熊满TV上直播会员在店里玩的情形,这些会员大部分是普通的狼人杀爱好者,但每场依然能吸引数千人观看,直播间粉丝累计超过10万。有趣的是,线上的直播观众还可以给线下的玩家刷礼物,换成冰淇淋、饮料送给他们觉得玩得好的玩家。

还有诸多体贴的会员服务,比如在“JYclub”的微信公众号上,会员可以绑定实体卡、会员预约、查积分和余额等等。

当体验玩这一系列环节后,你会强烈地感觉到,这真的不像一个平时还会带娃做饭的电竞主播能够做出来的事情,这几乎已经是一套成熟的商业运作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JYclub”现在已经开通全国加盟了,投资金额50万起,铺面面积200平方米以上,网上预约加盟需要提供详细的存款证明和投资方案。

或许我们无法预估狼人杀主题桌游最终是否又会像当年一样,随着游戏热度消退而难逃经营惨淡的结局,但是“JYclub”确实尝试了粉丝经纪在线下变现的模式。

而JY本人其实也已经成为了一个个人IP,享受着网红时代应有的红利。

在“微博问答”上,JY回答有9个人向提出的问题,大部分是价值500元的问题,加起来总金额3450元。这些问题吸引了25033人以1元“围观”,按照提问者和回答者平分的分成,JY也可以获得来自围观者12516元收益。

这些大部分问题关于“判断真假预言家有什么好方法”这类指南型、攻略型的问题,JY的回答很简单,几十字、百来字,对于他来说,回答问题拿的钱都是小意思,和粉丝互动才是重点。

对于“狼人杀网红”来说,来自线上的直播,来自线下的表演,来自经验的知识问答,都是其独特价值所在。而淘宝店作为所有网红的变现必备利器,JY一下子就开了5家。

JY对淘宝店的宣传是不遗余力的,直播时各种插补广告,在他定期上传到腾讯视频的游戏介绍节目中,开头总要来个长达10分钟的淘宝店广告。好羞耻有木有?但是生意就是好。

一副淘宝均价不到20块的狼人杀卡牌,变成了“JYclub”定制版之后,卖到了128元,月销量接近900单;JY零食店的爆款“小熊背包”单价198元,月销3847单,好评如潮,最奇葩的是,给差评的人甚至只是想JY出面来“踩一踩他的身份”。

甚至有时候你都很不懂,像肉松饼这种明明自家楼下的小卖部就能买到的东西,都有这么多人专门到他的淘宝店去买?但是看过评论之后又瞬间明白,说不定大家就是想要附送的签名照呢?或者,纯粹是试图吃了之后获得“裸点4狼”的神功?

城外的“守卫”想进来?这未必是一个值得allin的生意

每夜可以保护一名玩家不被狼人刀死。在游戏中,守卫因为不能自证身份,所以一般低调行事。申屠虽然是“四阶大神”,但面对模糊的局势他不敢轻举妄动,成为了一个“自守”的守卫。——守卫

申屠“四阶大神”的美名,在很多狼人杀重度爱好者的圈子里,几乎成为了一个不可复制的传说,尤其是他察言观色的能力,往往在玩家一看牌一睁眼的瞬间就能猜出对方的身份,圈内称之为“颜杀”,可能是狼人杀修炼的最高境界。

至今为止申屠依然只把狼人杀视为一种“游戏”,小玩怡情,要真把它玩大了,像JY一样做主播,当网红,再做衍生的生意?申屠有顾虑。

毕竟,申屠不是电竞主播,不属于JY那一拨电竞玩家里的“圈内人”,只能算是“民间高手”,他的走红很偶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的朋友“刘二龙”,也就是那个知名的电竞主播,召集了申屠和JY、毛毛等“高配”玩家一决高下,于是不打不相识。

主播们还将他推荐给熊猫TV,于是《pandakill》请他上了第一季的特别节目。也就是这个契机,让他聚集了自己的第一波粉丝。

粉丝去搜他的微博、想看他的直播,发现什么都没有,所以他才开了微博、又建了3个QQ粉丝群,之后还有了熊猫TV的直播间、微信公众号,当了B站的up主。

然而,最终熊猫TV也没有把他留在节目里,申屠也没有跟任何直播平台签约。申屠还说最近有很多不同的狼人杀app要找他代言、跟他合作,他都拒绝了。“商业合作就意味着被绑定,我还是希望我能自由一点”他说。

有顾虑是正常的。申屠真正的职业是设计工程企业的商业销售,另外,粉丝们都知道他的另一个“神奇”的副业——“算命”,情感脉络、工作变化,婚姻趋势,事业发展,一次5000,老客户可以办个“包年”业务,有折扣优惠。申屠说这是一门“祖传”的技艺。

所以说,申屠既不是“圈内人”,又有自己稳定的工作,真的要allin去投身狼人杀这个看不见寿命期的“风口”吗?貌似有些冒险,当然了,他又不想完全放弃。

最近,申屠在熊猫TV上的直播间“大申屠007”的直播越来越频繁。申屠经常到全国各地出差。今年开始,他每到达一个地方,他就会在微博上提前预告行程,然后在当地选一个咖啡厅或者桌游吧,和慕名而来的粉丝来一场自愿报名、不收门票、不设门槛的面杀。

刚刚过去的3月份,申屠出现在深圳、北京、杭州等地方做玩面杀,每次到场的粉丝都有一两百人排队等候和申屠过招。

其中一次是在腾讯大厦,有一个粉丝告诉小娱,她站着排队等了4个小时。另一场比较轰动的是在北京大学,受北大的一档学生自己制作的狼人杀比赛节目《Pkiller》邀请出席,并成功刷屏海淀那一片高校的学霸们的朋友圈。

申屠去的这些地方做面杀不会收费,纯粹是想和粉丝见面。他自己没有经纪人,没有团队。每次“粉丝见面会”往往行程匆匆,游戏往往是晚上7点左右开局,一直持续到晚上11、12点。之后他会独自回到酒店准备休息,第二天早上7、8点钟就要起床赶飞机。

不断地聚拢粉丝,但他还不想用粉丝变现。

申屠自称,玩狼人杀这个游戏已经将近10年了,它见证了这个游戏在2006年的第一次蹿红,它伴随着桌游吧的兴起而兴起,又随之消退。如今,狼人杀迎来了第二春,但谁也未料到阑珊之时。所以他说,狼人杀不是他的“必选项”。

他就像一个在没看清形势的“守卫”牌,既然局势还未明朗,那就先“自守”,把自己保护到游戏的最后。

其实,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能说明“狼人杀”的商业延展度的问题,想当初直播、短视频爆发时,从18线网红到喊麦的小镇青年都有机会摇身一变成为上帝的宠儿,但至今为止,真正从狼人杀中获利的还只是那一拨人。

在狼人杀整个混战的游戏桌上,其实还有很多有意思的角色,比如前文提到的以清华北大、北邮北航为首的“海淀高校圈”,总有一群传说一样的每天放学后准时开局,厮杀一整夜之后第二天直接拎上背包又去上课的“学霸”们;还有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午饭间隙时的休闲小局,甚至“才艺区”里放飞自我寻求安慰的奇葩玩家。

他们就像一些“村民”牌,但是对于这个桌游来说,这些“普通”玩家才是这个游戏最大片的底色,也终将决定着这个产业最终的成色。

无论在这个风口里,谁是弄潮儿,谁是出局者,带给玩家新的娱乐体验,才是这个游戏的终极价值。


来源:娱乐资本论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独家版权偏离了传播的初衷,已陷入资本运作的怪圈
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独家版权偏离了传播的初衷,已陷入...
大数据24小时:腾讯微信事业群下设立“搜索应用部”,原新浪网总编辑周晓鹏加盟阿里大文娱
大数据24小时:腾讯微信事业群下设立“搜索应用部”,原新浪网总...
互联网黄金报告:90后成主力军
互联网黄金报告:90后成主力军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7/04/11]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7/04/03-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7/04/03-7]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28-2]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7/04/03-10]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7/04/04-11]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