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优必选CEO周剑:未来是工业机器人把服务机器人做出来,而不再是人在做

【数据猿导读】 人生是一系列行为和思维的总和,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我们可以把意识打成一个数据包,下载到一个跟自己长得差不多35岁的人身上

优必选CEO周剑:未来是工业机器人把服务机器人做出来,而不再是人在做

人工智能领域,向来都是人才和技术之间的战争,这方面优必选似乎已经驾轻就熟。

昨日,机器人独角兽公司优必选召开了基于人工智能布局的战略发布会,整场下来,围绕了三个重点:

1、吸纳人工智能领域国际化专业人才

2、用“COO养CTO”的模式,推动商业化进程

3、三年内推出人形家庭服务机器人操作系统,机器人走进家庭

回顾优必选的发展历程,2008年11月,周剑就带着10几个小伙子一起投入做机器人的事业,但当时发现组装一台小的伺服舵机都非常难。直到四年之后的2012年,他们终于把尺寸小、扭矩大的伺服舵机做出来了。

于是,2012年3月31日,优必选这家机器人公司正式成立,要知道在此之前周剑可是连成立公司的信心都没有。

如今成立满四年,2016年2月,优必选明星机器人Alpha亮相央视春晚。7月底优必选拿到B轮1亿美元融资之后,公司整体估值10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

根据优必选创始人周剑的介绍,2014年优必选整体销售额仅仅是190万人民币,2015年已经达到5000万,2016年的目标是3亿人民币,这中间需要解决的依然是供应商和全球销售布局的问题。

对于下一步的目标,周剑表示,2018年把大扭矩伺服舵机做出来,形成商业化,最终销售额达到25亿、30亿人民币。2019年,公司会真正形成人形机器人操作系统。

那么,在机器人公司今天普遍不怎么赚钱的情况下,周剑凭什么敢这么说?毕竟市场上也有不少机器人公司在专注机器人硬件,甚至操作系统。

周剑以2017年优必选所制定的销售收入达到10到15亿人民币目标举例,主要收入来自于四个方面:

第一是与亚马逊合作的机器人;第二是来自于IP产品的来源;第三就是苹果JIMU  STEAM机器人;第四是TO B的Cruzr机器人,包括在银行、商超、海关、安防监控情况下是可以预期的。

事实上,竞争对手层面,在周剑看来涉及到一个门槛问题。“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一个绝对的门槛,我认为的技术优势,或者是技术门槛就是时间门槛,关键就看谁占据先机,实现产业化”。

根据资料显示,优必选科技已经实现了服务型机器人的相关产品的商业化落地,相继推出了人形服务机器人Alpha1、Alpha2以及契合STEAM教育的Jimu机器人。其中,Jimu机器人已经成功登陆全球部分Apple Store零售店。

周剑同时也透露,优必选明年会继续推出苹果STEAM教育机器人,与腾讯也会推出家庭社交机器人,2018年年初会推出第一款双足行走的机器人。

“过两三年,你会看到所有都是机器人把一台一台机器人做起来,工业机器人把服务机器人做出来”,他表示。

而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优必选当下首先在做的是吸纳一批人工智能行业的人才,比如宣布悉尼大学教授陶大程即将加盟公司,并担任优必选“人工智能首席科学家”;与清华大学赵明国开展了深度合作,宣布聘请清华大学赵明国教授担任优必选科技“人形机器人首席科学家”。就在本月早些时候,IEEE前主席霍华德·米歇尔担任优必选公司董事,并出任旗下优必选教育CTO。同时,优必选即将和悉尼大学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以及在硅谷成立X-LAB实验室。

与人才化战略同步进行的是,两条腿走路的商业化路径。简单的说,就是技术商业化落地与前沿的科学探索相结合的模式,用“COO养CTO”,两条腿走路。

“我希望COO赚来的钱全部投入到研发”,周剑如是说。

具体来看,左腿走路的时候是基于商业化,优必选会深度布局两样东西:第一是机器人驱动的关节,人类的关节以及运动的能力;第二就是AI的理解。

针对于AI层面,优必选会与亚马逊战略合作推出一款机器人。“亚马逊认为未来的人机交互的发展,消费中心一定是人形机器人,而还不是普通的人形机器人,这个情况就说明了一点,这些东西未来都会成为中间的产物,只是人类的技术还没有达到”。

那么关键问题来了,优必选把钱如果都投入到研发上,又如何赚钱?

虽然周剑表示会在伺服舵机上加大力度,包括手指微小精密化的伺服舵机,低成本化、商业化,甚至把AI积累的优势拿出来。但这个难题也并非短时间内就可以实现的。

周剑倒是显得自信满满,他说未来3到5年机器人将逐渐走进我们的家庭生活,三年内推出人形家庭服务机器人操作系统,以及全球首款基于商业化目的开发的类人家庭服务机器人。

另外,到发布会现场支持的正安康健创始人、冬吴相对论主讲梁冬也谈到了有关机器人未来的几个有趣的问题。

他说,人生是一系列行为和思维的总和,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我们可以把意识打成一个数据包,下载到一个跟自己长得差不多35岁的人身上。

前不久,他曾问凯文凯利一个问题:你最害怕人们问你什么问题?

KK说,自己最怕人们问机器人什么时候杀人,人们都很担心这一点。但是纵观过去两百年,很多人都会说机器取代人,事实上都没有。“我的梦想是最终成为一个农一代,重新回到田园工作,但是我们发现并没有,机器并没有取代人的工作,而是不断创造了新的工作”,KK这样回答。

那么究竟机器和技术对人类会产生正面还是负面的影响?其实这只是悲观和乐观的选择。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怀着善意和机器人互动,这个机器人就是善意的。如果我们本身是恶意的,这个机器人就是恶意的。

所以,最终梁冬和KK得出的结论是,机器的发明和创造,尤其是机器会让我们所有的信息透明化、显现化,人类变得越来越没有隐私的时候,甚至你都不知道你有这个想法,它都可以记录下来,人类就会重新思考我们的行为、道德,我们的选择,甚至是我们人生的意义。这才是因为技术带来的逼迫,给人类带来的挑战。


来源:36kr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6/10/10]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6/09/26-7]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6/09/01-30]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6/11/28-2]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6/11/29-6]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6/12/06-13]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