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块链:重新构建一种信任关系

【数据猿导读】 11月27日,由微软加速器联合数据猿主办的线下沙龙:区块链应用与产业之变——微软加速器区块链论坛在北京微软大厦举行。本期沙龙邀请了多位行业领袖齐聚一堂,希望拨开喧嚣看价值,在区块链的产业应用价值和发展趋势上给行业一些启示

区块链:重新构建一种信任关系

11月27日,由微软加速器联合数据猿主办的线下沙龙:区块链应用与产业之变——微软加速器区块链论坛在北京微软大厦举行。本期沙龙邀请了多位行业领袖齐聚一堂,希望拨开喧嚣看价值,在区块链的产业应用价值和发展趋势上给行业一些启示!

以下是数据猿整理“圆桌会议”环节的发言实录:


牟蕾:开始之前请几位嘉宾先做一下自我介绍,也让大家对各位的从业背景有更多的了解

李军:大家好,我是布比的李军。布比公司是2013年开始做区块链研究的,最初也是处于一种迷茫状态,在疑虑区块链是否可以做成和比特币不一样的东西。随着后来Ripple与Steller这样的与比特币不一样的技术出来,不但打消了我们的疑虑,也证明了我们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布比公司2015年成立,在年底就发布了商用的区块链解决系统,目前上面已经有很多的案例落地。重要的是布比的区块链是在自用,就是我们自己在用它做区块链的供应平台,一会儿跟各位详细分享,谢谢。

许中阳:大家好,我是精准资本的许中阳,我们是一支在硅谷的美元基金,区块链还有虚拟现实包括人工智能是我们投资的三个主要方向。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和大家进行深入的探讨,有投资需求的可以联系我,谢谢。

张沛:大家好,我是井通科技的张沛。井通是国内一家做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公司,分两个模块,第一个是面向商业应用的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叫井通的公链。第二个,开源社区,具体的信息大家可以到墨客官网去了解,墨客的全称是(Mother of All Chains),众链之母,解决的是跨链的问题。我们井通在国内主要做的是商业应用,我们理解区块链是可见生态的构建者,我本人在简书有《区块链社会学》的专栏,在线下我们每个月会在北京办一个小的沙龙叫月光沙龙,月光沙龙是致敬开启工业革命的月光社的前辈,我们理解区块链是开启生产关系革命的一个技术,这也是我们的使命和目标,谢谢。

胡明磊:大家好,我是创享帮的胡明磊,非常高兴有这个跟大家交流和分享的机会。刚才我们的CEO张稷给大家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创享帮在资源共享方面已经开始了初步的落地,我们不停留在一个想法上,大家可以去搜寻我们的网站去体验一下新的资源共享的信息,我也非常高兴有机会和我们这几家企业进行互动交流,谢谢。

牟蕾:今天在台上互动的嘉宾,有区块链技术输出的公司井通和布比,也有探索公司创享帮,还有投资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区块链应用与产业之变,区块链到产业里面能带来了哪些变化?我想这个话题先从我们的投资人开始,我相信许总肯定见过很多这样的项目,刚才讲到全球也已经刷新我们的印象,不只是在金融行业,很多的行业都在发生着变化,我们想听听各位嘉宾的分享。

许中阳:我主要从中美两个国家的比较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看法。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因为文化积淀。美国投资区块链的项目早一些。从我们掌握的数据来看,美国投资的额度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大很多,在中国我们排斥ICO,传统的模式上,中国大概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差距还蛮大的。在美国,最初还是围绕比特币,以比特币为代表开展各种各样的应用。之后都放在金融科技上了。各大银行都在全面和深入的介入,包括一些投资银行,比如高盛,他们介入的非常早,非常深。

因为我们在硅谷待的时间比较长,在这方面很有感慨。从产业的介入者,从参与人的角色来看,中美之间确实有一个比较大的差异,尤其在初期。从我们投资的角度看,美国在2013年就已经开始对区块链项目进行大量投资了,如安乐分基金,谷歌风投。美国一流的基金,如安乐分这样标杆性、旗帜性的基金,他们在一开始就开始关注区块链行业,并且投入了大量资金。相对而言,国内的投资就比较慢。美国的幅度比我们要高一点,也更深一血。可能有不少人听到过,区块链怎么样,像传统的谷歌,区块链重新做一个,这个已经不是设想,而是全方位的尝试了。

牟蕾:刚才分享到的产业共享和销售共享的概念,请许总谈一下。

许中阳:从我们的观察来看,美国在版权和知识产权这方面的尝试可能会比较快一点,因为它在法律环境等各方面都比中国要成熟一些,作为一支基金,我们比较看重这一点。但现在就我们的感受来说,金融科技是一个里程碑,接下来其他行业的应用也会大大加快,可能会超越金融科技。   

牟蕾:刚才张总讲到自己是做链条上一些平台工作的,是否能从理论上细化一下。   

张沛:今天我们从社会学的视角看一下区块链。刚才大家谈到信任分类时,将信任分为两类:第一种是基于人格的信任,比如张总提到的基于血缘的信任。问一个问题,不知在座的有没有微信联系人加满的?微信现在加满是多少人我不太清楚了,但我知道最初微信设计的是五千人。这五千人中能说出一百个人就算不错了。有一个词叫邓巴数,即人类拥有稳定社交网络的人数是148人,四舍五入大约是150人。这是我们维持信任关系和熟人关系的边界。

另外一种是基于系统的信任,什么叫系统?就是科学,科学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机器和程序,科学的最大的特点是可证伪性,从亚里士多德到牛顿科学一直在变化。亚里士多德时代的力学也是科学,在特定的时空他是正确的,但科学是可以被推翻的,是可以被求证和验证的。那什么是不能被验证的?人格是不能被验证的。张泉灵在北大分享说,人不能证明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我不能证明我的老公没有小三,这是没有办法被验证的。基于系统的信任是可以被验证的。这是从社会学的视角看待信任,社会学提供的不是如何解决问题而是如何看待问题。

社会上的信任问题有很多。最近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其本质还是生产关系的问题。生产关系是怎么产生的?生产关系是由社会分工产生的。我们知道,生产关系产生效能的同时也产生了矛盾。过去的信任是基于“眼见为实”的,我看得见我才信任。所以周鸿祎为幼儿园免费提供360度无死角的监控,你可以看监控来确认孩子有没有被打、被虐待。但家长没有时间怎么办?

区块链不解决数据处理问题,这就涉及到第二个层面。信任的产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但信任的传播是一个需要简化的过程。我们的大脑没有这么多的能力处理复杂的数据,区块链是融合发展的,可能需要跟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融合。我们用于识别车辆闯红灯的技能,能不能用于幼儿园孩子是跌倒了还是被人打的问题?我觉得是可以的。从社会学的角度重新看待信任产生的过程。家长看不到孩子在幼儿园的全部情况,看到了也没有能力处理,就是这个过程,需要有新的生产关系来进行构建,新的生产关系的构建不可能通过反社会分工的方式进行,我们说问题的解决往往不在问题的发生层面,这就要通过新的社会分工的方式解决。这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牟蕾:我可以理解为区块链是在重新构建一种新的信任关系吗?

张沛:可以。

牟蕾: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存在,在美国会有对这个产业的高度投资呢?就中国来说,中国可能更存在信任问题,那怎么来解释这些事情?

许中阳:我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即区块链可以成为一种新型的生产关系。Windows这个电脑操作系统在不断地变化,现在技术突飞猛进,原来不能表达的现在可以表达了。区块链一定是一个相对底层的朴实的技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法律要成熟一些,我们国内的环境相对来说建设的落后一点,我反而感觉这可能是一个机会。我们总是在谈弯道超车,我觉得可以叫破道超车。因为我们原来没有道路,这反而会是非常大的优势,没有足够多的利益沉淀在那里,就不会僵化,在区块链上中国后来居上的机会是存在的。

从另外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投资有三个方面,包括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我一直有这样一种感受。美国那边的技术肯定是先进的,他们做了了好几十年了,连续研发,我们现在短时间内全面超越可能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但技术如果没有后来的迭代,它便无法长足发展。中国为技术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这个好指的是复杂。我们有一二三四线城市,有高铁和现代化的工具,不同的频繁的交互能创造非常复杂的生态环境,这样机会就增加了很多。美国的生态相对来说单一一些。从这个角度来讲,作为投资者和创业者不是我们多么聪明和智慧,我们曾经有机会去投谷歌,有机会去投脸书,我们都没有投,我们反思这件事情,后来想明白了,大学里的小年轻在网上展示自己的形象,展示自己有多酷对么吸引男孩。我们如果想明白这个逻辑其实很轻松的,但是我们根本就不会去想这件事情。你压根不会动这个念头,这是非常可怕的。国内的弹幕可能有些人看过,我70后绝对不会看弹幕的,80后也许去看一看,但是对90后来讲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你根本不会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去生活。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讲,中国复杂的频繁的交互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这是我的一点看法。

牟蕾:这个是成为我们的第五大发明了是吧?刚才李总提到会应用在供应链上面,其实在中国供应管理这块也是很复杂的,刚好接着许总的话题,其实中国很多的技术破道超车都是基于我们中国国情和环境的,人口众多,关系复杂,确实有各种各样的应用场景,那我想布比作为一家在这个领域非常先进的公司,肯定碰过各式各样的案子,所以请和大家分享一下供应链。

李军:我分享的是供应链金融。不是供应链管理,这方面其实我也是外行。

我先借着前面这位嘉宾的话顺一下,当下的中国确实有很多新机会,这个时代有很多很多的需求,我们这些70后,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成功与否再说,但这个时代确实创造了非常丰富的需求。

再说回区块链。大家确实对区块链给予了厚望,很多人拿着锤子找钉子。我想说首先需求不是创造的,需求一直都存在,需要我们挖掘,就是用新技术新模式新方法来满足这些需求。技术支撑新的模式,然后提高了效率,扩大了范围,保证了质量,更大的实现了这种规模化效应,降低了边际成本。以刚才张总说的销售的人力资源共享为例。销售这件事情本来就存在,用新的方式和模式支撑他,提升它的效率,扩大它的范围等。所以现在布比做的事情并没有创造新的需求出来,而是用新的技术支撑新的模式,来满足老的需求。

第二个是在供应链金融里头我们没有全做,我们也是一个新兵。有做金融的朋友会知道,金融非常复杂,即使现在布比对外号称做贸易金融,但只是供应链中做应收账款而已。

我们要考虑两个方面,第一是技术上的可行性,第二是用了技术之后带来的好处。一定是要算钱的,你给客户带来的钱他能不能给你分一点点,这是企业的价值和公司的价值,或者说作为我们个体的人的价值也是这样的。

在供应链金融里头存在这么几个角色,第一个角色就是资金的需求方,我们现在定位的资金需求方不是大的企业,而是更多更小的供应商级别的企业。

第二个角色是资金的供给方,典型的是银行、保理公司、信托或者其他等等

第三个角色是监管,金融行业一定是强监管、严监管的。现在提的最多的一个词是穿透式监管。我反顺序着分析。穿透式监管需要一个手段,来帮助他知道最终的标地物是什么,这个是比较适合区块链的。第二个是前面的资金供给方和需求方要做一个连接,布比建立一个连接器把大家连接起来,让资金的供给方更相信资金的需求方的抵押物等是真实有效可控的。

在我们的调研里面,中小企业融资平均年化是18%以上,这个是很常见的,甚至还有20%、30%的,类似的高利贷也很多。即便如此,银行也不会给这些中小企业放贷,因为它有自己的标准。如果我们能让中小企业在我们的平台上获得银行和保理公司给予的年化16%的贷款甚至或12%的贷款。银行获得了更多的客户,而且是优质的客户,中小企业获得了资金,得到了金融服务。双赢的前提下分一点点给布比,我觉得这是可行的,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谢谢。

牟蕾:从信任的角度上说,李总您觉得怎么用技术解决信任?

李军:信任最关键的是银行对中小企业的信任。两个方面,第一个你与别人做的贸易是否是真实的贸易,第二个即使是真实的贸易关系,你是否能够得到你所要的钱,这反映了你是否有偿付能力。通过区块链的技术把所有的贸易关系证实一下,通过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手段将尾款加以保障,这样就足够证明中小企业是有还款能力的。这就增加了银行对中小企业的信任力,在他的风控模型上变成了这样的模型。

牟蕾:从您的角度出发,这只是您看到的其中一个点吗?同理往下推的话,布比可能会在未来的哪些场景里面重点布局呢?

李军:这个还不好说,我们现在只能说脚踏实地做好眼前的事情,后面的事情再看。

牟蕾:刚才分享的是其实是从人力资源的角度打穿了用人的方式,胡总可以做一些补充。

胡明磊:刚才我看到银行的联盟,觉得非常熟悉。我做ICP咨询做了十几年,我们解决销售的多层次以及销售信息传递的价值流程这个问题,我们自然的想到了区块链技术。我做ICP咨询做的最多的是什么?你之后要上线要(英),你的业务流、资金流要顺畅,自然就想到了要利用区块链,2B的企业里面现在还没有一家,就像张总刚才说的,我们把产品做出来,我们所有的产品出来一个特色,2C都这么火爆,有投资人跟我们讲,他们有他们的观点,2B的不投只投2C的,因为2C的故事容易讲一些。最后用户变现,有两家企业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是趣链杭州的,趣链上市多快呀,容易解释,但是我自己要投我投趣链,我态度很鲜明。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做区块链我想有这几个特性。第一,认为销售中最重要的2B信息是要确保隐私的,要确权的。第二,在保密的情况下,我们要证明。我虽然着迷但我通过一个信息说这个归我。另一个智能合约也是天生的,我们提供每一个信息追溯,每一个步骤提升的时候,是应该受到奖励的。我们现在在平台上已经有两百多个合同和两百多种产品了,现在已经在跑了。从端到端的企业信息打通彼此信任的合同的话,我们需要对它进行资源的索引,确保这个客户的质量,我觉得区块链是非常好的,促使我做这个。我们自己有加密信息,有了这样的技术以后,最核心的机密还是保留的。

牟蕾:胡总是从应用的角度找了一家技术,而不是找了应用。有了钉子再找锤子。因为今天论坛讨论的时间比较短,最后一个问题,作为实践家,大家现在可能还在找钉子,很多人都处在找钉子的过程中,我们想听听各位在实践的时候碰到了哪些可能阻碍现在发展困难。张总您先开始。

张沛:我的理解是这样,我们每个月搞月光沙龙,有一个固定的时间叫做区块链的脑洞时间,这个不是打广告,我们认为现在区块链技术并不缺乏。我们井通所有的应用现在跑起来还没有达到挑战系统设计还达不到我们设计的最高水平。再一个像刚才许总讲的,反过来看脸书、A站、B站,不是工程上我们做不到,而是这些我们压根就不会想,我非常认同爱因斯坦的话,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我们的想象力是无限的

牟蕾:抛一个点。

张沛:上一次月光沙龙的脑洞问题:区块链会不会导致我们公司制度的解体和重构?

牟蕾:这个话题待会我们十五分钟直接留给听众,还有吗?

张沛:第二个就是稍微扩展一点的。罗胖在002次发布会提出他的问题,区块链会不会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这两个话题都比较大。

牟蕾:许总有答案吗?这个话题很大。我们从大的想象还是回到李总这边,您觉得在过程中碰到的比较大的一些坑点在哪里?

李军:我自己说一下自己的体会吧,从技术层面上讲无论是信任还是安全,受传统的中心化的这种习惯性思维的影响,很难接受这种分布式的理念,这个是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刚才我也说了锤子和钉子的关系,意思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场景都适合用分布式,因为狭义上说,区块链是区块和链的结构,在计算机领域很早就存在了,叫hash-link,在更大的范围上变成了blockchain,blockchain最大的创新就是把hash-link做成了一个分布式的冗余的结构,就是分布式会在人们的意识形态或者叫意识的深层造成很大的冲击,这是我认为的最大的包袱。我们互联网发展已经度过了原来没有信息化系统,用信息化系统改造原来方式的阶段,而是原来就有很好的信息化系统,你却用分布式的信息化系统改变它,它原本就有意识上的抵触,再加上经济成本,这是最难的。

牟蕾:许总有话补充。

许中阳:刚才李总讲的我非常认同。我看到过很多这样的案例。有一个场景是这样的,大公司的领导往往眼光比较超前,对先进的理解是比较到位的,有一个初创公司找到他,领导一拍板你就可以去做了,然后你必须要和具体负责这个事情的中层接洽。对于中层来讲,我原来这套IT系统是很完备的,我用的也很好,你来了之后只会增加我的成本。中层没有任何感觉,领导说了又不得不去接触一下,但是在实际过程当中碰到的问题非常多。

牟蕾:刚才有一个嘉宾也讲到,有一些体系是需要倒逼产生创新的。刚才张总也提到这是一个改变信任基础的一套机制,也是一个融合技术,可能需要很多配套的技术,比如人工智能、数据、物联网的发展配套,才可能让它进入到高速发展的阶段,这块张总有话补充吗?可能是在哪些点上还在等着导火索。

张沛:接着主持人的话题往下延伸一下,区块链的构造是一个分布式的存储,但在这个节点上只参与挖矿不参与计算。我们创始人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雾计算,既是一个分布式的节点原始数据,又是计算节点这样的计算。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大数据的理解就是区块链重新定义大数据,过去的大数据是我有数据所以叫大数据,事实上,这个数据在整个社会中不是没有,而是不为我所有和所用,但通过区块链能为我所用,数据还在你那里,原来,为我所用就是我从你那调取数据,现在,你既是一个存储的节点又算是一个空余的,我通过区块链把你的数据整体打包,通过MapReduce这样的方式。现在谷歌和微软的云计算已经做的很成熟了,把所有大的计算分散在很多小的计算节点上,我只需要你那个节点的数据按照我需要的方式进行计算,计算的结果给到我,我再在我的节点上汇总成一个东西,我需要的是一个简化的结论,按照使用给报酬,这是重构了计算机和计算机的关系,当然计算机是对应人的关系的。

牟蕾:您这个是很理想的状态,因为现在数据波导确实是阻碍数据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您说到这个可能是一个乌托邦的想象,坎儿在哪?

张沛:技术的坎儿还是什么?

牟蕾:实现想象,如果这样子很多的数据都可以拿出来共享。

张沛:对,这个问题不在大数据。谷歌做分布式计算,现在的二手很廉价,这个在于信息定价,你怎么对信息进行定价,这个是关键。

许中阳:我补充一点,接着两位说的,发现痛点能在一些方向上找到很好的方案。巨型的企业有难度,但是中小微企业是比较容易的。大家可能还没有关注到这块将来可能会产生更大的价值,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我刚才谈的B端,相信李总和张总也做过很多这样的尝试。举个小例子他们做过很多的产业园,用政府的力量去推动企业的联合,是不是就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呢?比如说尝试的必要,我相信是值得思考。

牟蕾:有一些G的因素还有一些C的因素,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就留给线下,今天来了很多朋友,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我们台上的嘉宾或者是嘉奖的嘉宾都可以。

问: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区块链技术的落地案例。或者区块链的应用现在是一怎样的。像刚才布比公司讲的,为什么区块链现在没有推行,完全是非技术原因吗?技术上的障碍是不是存在?区块链能解决什么问题,能通过实际的案例和我们分享一些经验吗?

牟蕾:刚才李总可能回答过这个问题,认知的问题。

李军:谢谢这位听众的提问,还点了我的名字。我是这样理解的,我只能从布比的角度尝试回答一下。第一,布比做的真正有价值的事情还是有一些的,包括前一段时间做过的资产交易所的以及我刚才提到的供应链金融。供应链金融这块包括海尔的金控,还有中信集团等。目前的供应链金融平台确实处于起步阶段,还不适合做大规模的推广,所以大家知道的比较少。我观察到现在区块链圈子里的浮躁与喧嚣少了,大多数人现在应该找到了自己的路径,然后开始闷头做事情了,我觉得现在是这样的一个阶段。

所有的媒体都在谈区块链的时候,那个时候并不是这项技术落地的阶段,应该是过了这个时期以后才可能出现更有价值的应用。

谢谢。

牟蕾:其他嘉宾有没有补充?

许中阳:我补充一句,我是这样看的。原来很多大型的机构、企业一定程度上把区块链当做了一个新的垄断工具,这样去用技术的话必然会产生一些问题,技术上我不是专家我就不深入解析了,我相信之前碰到的很多问题,相当程度上是来自这方面。你要把车门打开,实际上绝大多数企业是没有这种勇气的,如果你真正有一个比较开放的心态来去做这个事情,我相信它的城堡和田地一定会变得更大。

张沛:我加一句,技术上的挑战也不是没有,大家都有区块链,你一条我一条,一百条区块链,就跟一百条高速公路一样,一百条高速公路怎么通信,比特币和以太币怎么交互,这就是我们现在发现并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我们通过分层、分片,POS over pow这种方式,在POW上面做POS的方式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牟蕾:刚才听众问的问题比较大,可以私下跟嘉宾交流。那从过去的主题演讲和回答里头也可以看到,区块链技术很多的应用里,金融只是占到一半,剩下的一半在各个领域,刚才工商银行扶贫的应用,当然可能还不成熟,因为一个新兴事物在各个行业都需要探索,后面可能还会有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包括认知,利益集团和利益分配的问题。

胡明磊:刚才这位嘉宾提的问题,我给你提供两个线索,在我们创享帮团队提倡自己深入思考的时候我想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工行。刚才分享的例子是应用的落地,这个除了溯源以外是不是还有一个机制?是底下提出申请,也就是说除了流程上的合规与共识以外,是不是有一个最后的资金落地的共识呢?第二个问题是微软。比尔·盖茨写的那句英文,那本书我虽然看过,但还是一愣,这句话我自己去思考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懂可以直接给比尔·盖茨写信,你不懂他就会回答。这两个问题我觉得是大家一起来探索的,就像区块链有意思。我看这本书的作者,看他没有翻译成中文。但我拿了英文看,说他一接触区块链就几天几夜不睡觉,然后就瘦了七八斤,你只要在你的成绩上跑一下你就知道意味着什么。

牟蕾:信息技术让社会变平了,区块链技术也让社会变平了。最后一个问题的时间。   

问:我应该算这里边年龄相对小一点的,刚才听嘉宾说了很多当下区块链的市场情况,我感知到是区块链现在属于孵化期,很多项目和技术还在运转中,像一个蛋一样,里边可能变化的很快,但外面看不到东西,是一个壳在包裹着。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想卷入洪流没有很好的办法,你们是处在圈子里的人,我想跳进去我被剔出来了,我们普通人接触这个行业的领域和办法有什么,参与进来有什么好的路径。   

胡明磊:你问的这个问题我跟布比有过交流。他们在网上有公测,你只要会这种脚本语言的话就可以自己去试。可以注册。

张沛:我补充一下,这个问题我再帮你提炼一下。就是说作为一个加引号的“圈外人”怎么分享区块链发展的红利。前天李笑来讲,当你都知道比特币能挣钱的时候,比特币已经不挣钱了,炒币的这也是个零和市场。我再问你一个问题,虚拟币的价值从哪里来?是通过炒币产生的吗?不是。就跟现在银行系统的分工一样,是基于一个社会分工的角色来产生的,那么你可以自己做一个应用,像Ivan Kuznetsov 用GO搭建一条自己的区块链,你可以成为第二个中本聪,发行第二个比特币。你可以做很多应用,你自己动手感受一下,自己搭一个区块链,这个时候你的理解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问:可以听下台上嘉宾对比特币以后走向的看法。

牟蕾:有差别,不一定嘉宾能回答。

胡明磊:今天是九千多美元了,另外我知道的最大的预测是二十五万美元,但这个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

张沛:我们不往前看,我们往后看,我们创始人井底望天在很早之前就预测过比特币会超过一万美元,这个要被印证了。你去学习,你需要获得信息,区块链里的信息众多,从哪获得一个好的信源在区块链世界里面非常重要。

牟蕾:今天因为时间的原因,可以在线下向嘉宾提问,把话筒交回给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的分享,谢谢。

陈旻: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发言,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区块链作为一场颠覆式创新,机遇与挑战并存,在未来会有很广阔的落地前景。最后我们欢迎本次活动的特约嘉宾丰泽地产董事长、丰泽资本创始人杜军先生致辞。

杜军:其实我不太适合做总结嘉宾,主办单位要求我说几句话,就把我放在最后了。我简单总结一下。

今天是区块链行业大伽们的聚会,所以讲的都是专业问题。我们公司是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公司,我从我所在的行业谈谈我对区块链的认知。从技术这个层次上我是刚刚认识区块链,我为什么对区块链产生了极大兴趣呢?因为这个事情和我已有的认知体系发生了碰撞,在过去闻所未闻。我学文出生,我的家人也都是文史背景,所以我们都是以文科的方式认识事物的。我在这里面发现了人文关怀,认识到的所有问题都和区块链发生了一种化学反应,这就是让我深思的。

刚才张沛提到有人兴奋到了一种特别忘我的程度。我们中国人有一种历史传统叫宏大叙事,在西方很少有这种传统,西方更多是讲实政,堆积出来自己认知的链条,为人类社会做出巨大的贡献。中国的传统没有给人类带来巨大的贡献。中国的文化传统和德国非常相近,中国人有一个宇宙观,有本体论,朱熹当年就是把从地底下长出来的中国传统儒家和天连接在一起的,缔造了儒学。德国也有这种传统,德国的这种传统在二十世纪里面吹出了巨大的风暴,叫红色风暴。我们的社会主义为什么出现,是马克思发现了价值的秘密,发现了资本的剥削,发现了人性的遗忘和社会的罪恶,中国这样的思想背景,有可能帮助我们在区块链里面实现弯道超车,或者为缔造出一个特别伟大的应用奠定基础。

如果马云当年做淘宝仅仅因为一个人口红利,因为人口巨大而缔造的一个应用的话,我们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有可能登上历史舞台,我们的价值观念以及我们的思考方式从来没能够在世界的主流舞台里面占据话语权,但是这一次区块链技术有可能实现话语权的主导。

西方有位大历史学家早年路过欧洲平原的时候回忆,他说我发现一座座山峰之间毫无关联,但是我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遥远山脉的时候,他们的联络是如此清晰和如此的无法改变,所以他心里面萌发出一种设想,要做一个有关历史学的宏大叙事。但是只有巨人才能够缔造,因为这不是从西方科学思想的根上长出来的,美国现在历史学会主席也是一个微观解剖学家。区块链这个东西在很多个人文领域里面都开始发生化学反应,包括物理。物理和数学,物理是真实存在的,数学不是,但数学有可能极大的启发物理,相对论和几何发生了联系,大家看霍金的书是科学吗?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根本不是科学,他是从理论上推导出来一个数学的公式,在数学上成立一个所谓的起点,起点的东西仅仅是数学,无法从物理学上印证宇宙是从大爆炸中产生的。但是有了数学上的理论推演,世界从哪里来,这种想象就被极大激发出来了。

刚才有人说我们的生产方式,写作方式,罗振宇他们会不会也在讨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需要具体的演化方式仔细的推敲,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他一定在很大程度上的进行演化,这就像我们的物理学一样,一旦凌空驾出数学的翅膀,物理学就可以飞翔。哲学里有很多这样的关系,世界产生于何处,归于何处。另外包括我们经常说的真善美,真就是真实世界,善和美相当于姻缘世界,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说了一句特别有名的话,真可以开启美,我们现在的世界因为连接上了网络可以真实的表达自己,自由的表达自己,但是这个世界应该呈现出什么样的状态呢?区块链给我们锁定了一个应该的世界,锁定了一个什么应该的世界呢?你做账的时候应该是透明的,我有价值的话我是可以给抵押的,所以区块链技术非常像一个,就是我们在人文关怀里面说的姻缘世界,很像是科学里边的数学世界,而真实的世界很像是物理学世界。

区块链可能把人类锁定在一个轨道上,快速地把人类的价值观锁定成一追应用,而价值观念一旦锁定成应用,我们可以看到极其巨大的社会曙光,这个社会曙光大到了什么程度呢?大到了我们过去在科学世界里从来不敢触摸的一个成都,一个价值的世界,一个因缘的世界,一个抽象真实的世界。因为区块链技术,所有的东西都开始粉墨登场,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新世界突然被打开了。

虽然这是一次很普通的研讨会,这个领域内的人应该是付出特别巨大的劳动的。这个领域也一个所谓的时间效应,所以越早一步到达战场,越早一步获得时间杠杆。

最后送大家一句话。要尽快地找到自己在区块链行业里面的切入点,迎接这个世界又一次天翻地覆的演变,就像当年在侏罗纪的时候生命大爆炸,在人类生命里面也出现一次大爆炸。区块链就是价值大爆炸、应用大爆炸,人生意义的大爆炸。找到一个极其坚实的基础,剩下的只需要去做。

陈旻:谢谢杜总的演讲,现在有请微软加速器王雷做一个总结分享。

王雷:今天来的人不同,抱着的目的不同。我觉得刚才杜总讲的一句话蛮好,在这次区块链的大潮里面,首先大家不要觉得区块链比人工智能弱。最近我们全在看人工智能,区块链一样可以改变世界,在这个大潮里面我们要找好自己的定位,我们希望微软加速器和数据猿与今天在座的各位嘉宾成为朋友,希望成为为大家在这次区块链变革里面的添砖助力的一分子。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活动,希望我们下次再见。


延伸阅读

微软金融行业战略技术总监李国平:微软数字化转型与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的挑战和改变

创享帮科技CEO张稷: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从消费共享到产业共享

微软首席架构师黎超:区块链技术发展仍存在壁垒,企业要勇于试错

FinTech4Good创始人张晓晨:全球区块链的产业应用趋势

工商银行产品创新管理部钱大智:工商银行应用区块链创新扶贫金融服务的探索

迎接天翻地覆的重大演变:微软加速器区块链论坛成功举办

  


来源:数据猿

声明:数据猿尊重媒体行业规范,相关内容都会注明来源与作者;转载我们原创内容时,也请务必注明“来源:数据猿”与作者名称,否则将会受到数据猿追责。

刷新相关文章

创享帮科技CEO张稷: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从消费共享到产业共享
创享帮科技CEO张稷: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从消费共享到产业共享
微软首席架构师黎超:区块链技术发展仍存在壁垒,企业要勇于试错
微软首席架构师黎超:区块链技术发展仍存在壁垒,企业要勇于试错...
FinTech4Good创始人张晓晨:全球区块链的产业应用趋势
FinTech4Good创始人张晓晨:全球区块链的产业应用趋势

我要评论

精品栏目

[2017/07/27]

大数据24小时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周周看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投融资

More>

[2017/07/24-28]

大咖周语录

More>

[2017/07/24-28]

大数据周聘汇

More>

[2017/07/24-28]

每周一本书

More>

返回顶部